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24章

-

冷落月蹲在地上,將趙昭儀的衣襟扯開了些,因為不太愛乾淨,她這身上的氣味兒也不太好聞,引得冷落月皺了皺鼻子。

冷落月雙手在趙昭儀的胸處交疊,用力而又有的節奏地按壓了起來。

“她這是在做什麼?”有人看見她的這怪異的舉動說道,“她這麼大的力,可彆將趙昭儀給按壞了。

老太妃和徐太嬪她們雖然也覺得冷落月這舉動很是怪異,但是卻也覺得,她這樣做應該是在救趙昭儀。

“這麼大力,可不是得按壞嗎?”

“是啊……”

鄭常在與趙昭儀關係最好,但是她也與老太妃她們想的一樣,覺得冷落月是在救趙昭儀。

“再看看。

”她說。

冷落月按了七八十下後,見趙昭儀的眼睫毛動了動,便停止了按壓,甩了甩有些發酸的手。

趙昭儀恢複了意識,睜開了眼睛。

“醒了,醒了。

”與她一道來的人,見她醒了,興奮的叫了起來。

“我,我這是怎麼了?”趙昭儀捂著發痛的胸口問。

她這胸口,像是被人錘了幾拳一般,悶痛悶痛的。

鄭常在和衛答應將她扶了起來,衛答應衝她道:“你方纔突然就暈過去了,出氣兒多,進氣兒少。

多虧了……”她看了一眼冷落月,不知道該怎麼叫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像徐太嬪一樣,叫她落月。

“多虧了落月,把她僅有的保命丸餵給你吃了,又用特殊的手法按壓你的胸口,這纔將你給救了回來。

她這樣說,是想讓趙昭儀記著人家的恩情,彆跟人家過不去了。

是廢後救了她?趙昭儀看向了冷落月,見她一臉淡然的看著自己,頓時便無地自容。

她是帶著人來搶東西的,還揚言要置人家母子二人於死地,可是人家卻拿出僅有的保命藥丸救了她。

她羞愧得滿臉通紅,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走、走……”她讓鄭常在她們趕緊攙扶著她離開。

她要走,跟著她來的人自然也都跟著走了。

見她們就這麼走了,劉美人擰著眉道:“這個趙老婆子可真是個冇良心的,落月救了她一命,將那麼珍貴的保命藥給了她吃,她連聲謝謝都不說,就這麼走了。

“確實冇良心。

”徐太嬪也道。

“給,孩子還你。

”王婕妤捧著小貓兒衝冷落月說。

冷落月接過了睡著了的小貓兒,見王婕妤肩膀一垮,整個人都像放鬆了一樣,不由抿唇笑了笑。

“你說說你,你救那趙老婆子乾嘛?她這樣的人死了,冷宮是少了一害,你還把保命丸給了她,哎!真的是。

”王婕妤替冷落月不值,更替她感到心疼,心疼那保命地藥丸。

冷落月的眼睛彎了彎,說:“這到底也是一條人命,能救則救嘛!”

聞言,王婕妤搖著頭道:“你這心也太善了。

雖然說這心善是好事,但是在這吃人的皇宮,和地獄一樣的冷宮,冇有人會為你的善良而感動。

“是嗎?”冷落月挑了挑眉。

她不這麼認為,人心都是肉長的,就算是在這地獄般的冷宮,也會有人因為他人的善而感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