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178章

-

太後接著道:“青州本就是夜兒的封地,他貴為親王,又是你嫡親的弟弟。

讓青州的百姓,獻些寶物給他本就不是什麼大事兒,你罰罰俸銀告誡他一番就算了,怎麼能打他,關他。

在太後看來,這本就不是什麼大事兒,是可以直接揭過去的。

鳳城寒在心中冷笑:“母後可要去青州聽聽百姓們是如何評價夜王的?因為夜王在青州做的事兒,已經讓青州民怨四起。

若民怨積深,百姓便會反,這天下便會不穩。

若不懲治夜王,以儆效尤,這藩王豈不是人人都會跟他學?這天下豈不是會亂了套?”

“哀家不管那些。

”太後講不贏道理,便不講了,“你若還認我是你母後,就趕緊將夜兒從大牢裡放出來,否則……”

“否則如何?母後要不認我這個兒子,跟著夜王去青州嗎?”鳳城寒直接說了他母後的話,讓他母後無話可說。

“你……”太後氣得翻起了白眼兒。

什麼她要跟著夜王去青州?分明是這個不孝子,想把她氣到青州去呢!她若是去了青州,便算是如了他的意了。

她纔不會去青州,她是太後,又不是什麼太妃,纔不會跟著做王爺的兒子去封地。

“太後孃娘息怒啊……”崔嬤嬤連忙扶住了太後。

“你們這些人是如何伺候太後孃孃的,冇瞧見太後孃娘身子不適嗎?還不快扶太後孃娘回雲祥宮歇息。

”鳳城寒看著太後身後的宮女冷聲道。

“是。

”宮女們紛紛上前攙扶太後,和崔嬤嬤一起,扶著氣得頭昏眼花的太後回了宮。

太後回到雲祥宮,剛在床上躺下,便發現她的床前少了個東西。

立刻問:“夜兒送哀家的玉石屏風呢?”

她走的時候,這屏風還在她的寢殿中,怎麼回來就不見了。

宮女低著頭小聲回道:“太後孃娘出去冇多久,皇上就派了人來。

說這玉石屏風上的玉石,是夜王搶的彆人家的傳家寶,要還給人家,便將玉石屏風抬走了。

太後氣得呼吸都急促了起來,白眼兒一翻,直接氣暈了過去。

“太後孃娘……”

“快,快傳禦醫。

一刻鐘後,禦醫跑著到了雲祥宮,給太後把了脈,說她這是怒火攻心,血氣上湧一時承受不住,這才暈了過去。

開了藥方後,又囑咐宮人,要小心照顧太後,不可再讓太後動怒。

禦醫走後冇多久,這太後就醒了。

她醒了後,便讓所有宮女都出去,隻留了崔嬤嬤在身邊。

“崔嬤嬤,你去找人,將皇上不孝,將哀家氣暈的事兒給傳出去。

”太後躺在床上,目光陰森地衝崔嬤嬤道。

崔嬤嬤皺了皺眉:“這怕是不太好吧!您和皇上是母子,若是皇上知道了,怕是會傷了您二人的母子情分。

這皇上雖然是不像夜王殿下那般孝順,但是他也是太後孃孃的兒子,這當孃的,怎麼能傳這樣的話壞自己兒子的名聲呢!

太後瞪著眼睛道:“他拿哀家當母後了嗎?他若拿哀家當母後了,就不該那樣氣哀家。

他不孝,哀家還說不得了。

“太後孃娘……”

“你就照哀家的吩咐去傳,哀家要讓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他們的皇上是個忤逆不孝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