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176章

-

“皇兄千萬不要聽信此人之言,他分明就是在撒謊。

”鳳城夜惡狠狠地瞪著薑常說道。

薑常豎著三根手指發誓:“草民若有半句假話,便天打雷劈不得害死,父母亡魂在地府也不得安寧。

“朕這裡有一本奏摺。

”鳳城寒拿起一本奏摺道:“眾愛卿皆知,左相代朕巡視全國,這是他送回京的摺子,昨日剛到。

上頭便寫了夜王在青州借為太後尋找壽禮,讓青州百姓獻寶之事。

青州富商權貴不敢不獻,流水的寶貝被獻入了夜王府。

根本冇有給過什麼銀子,更未曾退還。

鳳城寒用奏摺指著鳳城夜怒道:“你夜王和夜王府的人,在青州橫行霸道,欺壓百姓,買東西從不給銀子,青州百姓怨聲載道,這奏摺上也有寫。

你說這薑常是胡說八道,難道左相也是胡說八道不成?”

說罷,他直接將奏摺砸向了鳳城夜,砸到了他的頭,將他頭上的發冠都砸歪了。

不少皇上的心腹也看出來了,皇上今日是要收拾夜王的,便紛紛道:“夜王在青州欺壓百姓,脅迫百姓獻寶,強搶百姓寶物,理應重罰。

“夜王治下不嚴,致使手下強搶薑家玉石,致人死亡,夜王難辭其咎,理應給薑家一個交代。

刑部尚書道:“律法有言,凡是為官者和王孫貴族,皆不可借勢向他人索要財物。

夜王此舉,顯然已經違背律法,理應按律法處置。

“夜王……”

不少大臣都紛紛出列,闡述夜王罪行,讓皇上重罰嚴懲。

鳳城夜從未曾經曆過這樣的場麵,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心裡竟然有些慌了。

薑常重重地磕了一下頭,哭著喊道:“求皇上為我薑家做主,還我薑家一個公道。

“諸位愛卿以為,該如何處置夜王?”鳳城寒沉著臉看著滿朝文武問。

刑部尚書道:“夜王違反律法,治下不嚴,皆是事實。

理應罰俸,受刑,歸還財物。

”他將夜王府的人買東西不給銀子,和搶了薑家玉石之事,皆歸為治下不嚴。

薑常也知道,是不可能讓這夜王為他爹償命的,畢竟他爹是被氣死的,也不是被夜王捅死的。

更何況,這夜王還將鍋都甩給了他手下的人。

但是,能讓人知道這夜王的惡行,讓他被罰那他也算出了口惡氣。

“臣附議。

”不少的大臣都站出來附議。

“鳳城夜。

”鳳城寒滿臉寒霜地喚了一聲。

鳳城夜隻覺一股寒意從腳底竄到了頭頂,咬了咬牙,跪在了地上。

拱著手道:“臣弟在。

“你犯下此等大錯,朕不得不罰,否則若人人都學你,那這天下便要亂了套。

”鳳城寒高聲道:“夜王違法律法,治下不嚴,罰俸三年,杖責五十,關入刑部大牢思過三月,所收之物皆入數奉還百姓,以儆效尤。

什麼?皇兄不但要發他的俸銀,還要打他的板子,將他關入刑部大牢思過?

鳳城夜抬起了頭:“皇兄……”

“皇上英明。

”文武百官高聲齊呼將他的聲音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