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160章

-

采薇走了冇一會兒,就氣喘籲籲地跑回來了,嘴裡還說著:“死人了。

冷落月心中一驚,忙問:“誰死了?”

采薇喘著粗氣兒道:“周淑媛死了,她住的屋子的屋頂,被積雪壓垮了,人被砸死了。

聞言,冷落月閉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有些難受。

她剛想叫人來說除積雪的事兒,這周淑媛便被積雪壓垮的屋頂給砸死了。

若是她再早一點兒說,這周淑媛或許就不會死了。

徐太嬪她們將周淑媛被砸死的事兒告訴了侍衛,侍衛也報了上去,下午的時候這宮門被打開了,有四個太監進了冷宮,將周淑媛的屍體用白布裹著抬出去了。

周淑媛被抬出去的時候,徐太嬪她們去送了她一程,那四個太監見徐太嬪她們都穿著厚厚的棉襖,一個個收拾得乾乾淨淨的,都很是詫異。

不過他們以為,徐太嬪她們是有家人供養的,也就冇有多想。

周淑媛的屍體被抬走後,冷落月便讓大家一起,把屋頂上的積雪都除了,免得再發生周淑媛那樣的悲劇。

大家齊心協力,花了一天半的功夫,將屋頂上的積雪都清除了,然後又開始做玩偶。

因為周淑媛死了,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

這日,冷落月在屋裡陪小貓兒玩兒,忽然聽到了一道悲涼的琴聲,不對,是兩道。

一道聲音近一些,亮一些,一道聲音遠一些,沉一些。

一個是古箏,一個是古琴。

這近的顯然是王婕妤在彈,這遠的是誰彈的?難道是有人在冷宮外合王婕妤的琴聲?

冷落月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身體裡的八卦之魂,也熊熊地燃燒了起來。

她把帽子一戴,羊毛做的鬥篷往身上一披,抱起小貓兒,把他用披風裹著,便往王婕妤住的地方走。

果然是王婕妤在彈琴,因為天冷這門是關著的。

“啪啪啪。

”冷落月走到門邊就拍起了門。

裡頭的琴聲戛然而止,那道低沉的古琴聲也消失了。

“是誰呀?”

冷落月隨口回道:“一次米。

“啥?”

“是我。

”她一激動就會忘記古人是不懂這些梗的,直接把梗蹦了出來。

裡頭的王婕妤無奈地搖了搖頭,將房門打開,冷落月連忙抱著小貓兒鑽了進去。

王婕妤連忙把門關上,扭頭看著已經坐在凳子上的冷落月問:“這大冷天的你這麼捨得出門?”

“你猜。

”冷落月瞧著她,笑得一臉的曖昧。

“不猜。

”王婕妤腰身一扭在凳子上坐下,給她倒了杯水,懶得費那心思。

“你在和誰彈琴呢?”冷落月笑問。

王婕妤先是一怔,旋即笑了笑道:“原來你是因為這個纔來的,應該是上次掉進冷宮的那個傻樂師。

”這些日子,她有時彈琴就會有一個琴音來和。

她想來想去,這人也隻可能是那日掉進冷宮的傻樂師。

她聽孫明說在冷宮外看見過他幾次。

還說這個叫做宿池的樂師,常入後宮給太後彈琴,得了太後的準許,可以出入後宮。

“是他!”那傻樂師跑到冷宮外合王婕妤的琴,怕是喜歡上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