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1149章

-

十日後,穿著官服的鬱唯站在大殿之中。

“啟稟皇上,冷天明所遺留下來的同黨,已經儘數被抓獲,抓獲大小官員總共十人,據他們交代大約一年前,冷隕找上了他們。因其手中有他們的把柄,他們不得不聽冷隕的吩咐辦事。不過,他們跟冷妃並無聯絡,隻是聽從冷勳的吩咐,在立小皇子為太子的事情上使過力,還給了冷隕一些銀子而已。”

“冷隕交代,是他與冷妃合謀要篡奪鳳氏江山,但是卻無法解釋,冷妃娘娘為何要給皇上解藥?也無法說出冷妃娘娘和小皇子在何處。”

站滿人的大殿上,隻有鬱唯一人的聲音,太陽穴上貼著膏藥的雲太傅,想要說話,但卻又被龍椅上的皇上身上散發的威壓,壓得不敢開口。

“根據冷隕身邊的親信們交代,這些日子他們也在尋找冷妃和太子殿下。冷隕和冷妃雖然是龍鳳胎,但是冷妃從始至終都不知道冷隕這個雙胞胎哥哥的存在。”

“而且,冷隕因為出生後就天殘,一直認為是他與冷妃還在孃胎之中時,被冷妃摳掉了自己的眼珠子,才導致的他天生殘疾,被父親藏著見不得光,所以一直都怨恨冷妃。”

鬱唯說得口有些乾了,停頓了一下,乾嚥了一口,又繼續道:“冷天明留在宮中的眼線,也都交代,冷隕隻讓她們跟采薇聯絡,而且聯絡的時候還要避著冷妃。所以臣斷定,冷妃娘娘應該是不知道冷隕的存在的。那下毒的宮女采薇的家人,一直跟在冷隕身邊,應該是冷隕以家人性命所要挾,讓采薇給皇上下毒,嫁禍冷妃,好一箭雙鵰。既除了皇上,又除了他從小恨到大的冷妃娘娘。”

“故,冷妃娘娘是無辜的。”鬱唯下了定論。

雲太傅扛著威壓,站出來道:“皇上,那冷隕都與冷妃是龍鳳胎了,朝中還有冷天明的餘黨,冷妃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冷隕的存在?依老臣之見,分明就是她兄妹二人合謀,毒害皇上,意圖篡奪鳳氏江山啊。若冷妃無辜,她又怎麼會帶著小皇子和那下毒的宮女逃了呢?”

鳳城寒瞥了雲太傅一眼,並未說話。

鬱唯看了一眼雲太傅道:“冷隕的親信同黨的供詞皆在這裡,若太傅不不信這些供詞,可以去大理寺的天牢裡審問他們。冷妃會帶著小皇子和那宮女逃走,應該是怕皇上不信她和這宮中不安全,有人要殺她。她被關在懲戒司大牢的時候,太後便指使人在她的膳食中下過毒。”

“她可能也不確定,她喂皇上吃的解藥,是否能救皇上,也不放心把小太子留在宮中,才帶著一起走了。”

“結案吧。”鳳城寒一錘定音。

雖然冷隕被抓多日了,但是他一直冇有勇氣去親自審問冷隕,因為他怕從冷隕口中聽到,在背後操控冷落月完成任務的人就是他。

如今,鬱唯查到的種種證據都表明,操控冷落月完成任務的人不是他,他心裡才鬆了一口氣。

在背後操控冷落月的人不是冷隕,那就代表,她還是不想害他,也不想他死的。

雲太傅自然不能看到這案子就這麼結了,忙喊:“皇上……”

鳳城寒看都冇看他一眼,直接起身走了。

“皇上,皇上,不可如此草草結案啊,皇上……”

“退朝。”王信高亢尖銳的聲音蓋過了雲太傅的喊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