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1129章

-

太後都走了,白婕妤她們自然也就跟著走了。

懲戒司的管事公公也冇有為難冷落月,直接讓她回牢裡待著了。

白婕妤她們在龍翔殿跪了那麼久,一個個的膝蓋都跪腫了,小腿也痠痛得很,便都想回去泡個腳,讓宮女們給按按,在弄一個護膝再去龍翔殿守著。

太後要會雲祥宮,走出懲戒司後冇一會兒,她們便與太後分開了。

白婕妤等人緩慢地走在宮道上,每走一步這腳就痛。

曲才人抓著宮女的手背,一邊往前走,一邊對陸美人和白婕妤道:“你們說太後為什麼突然就不審冷妃了呢?”

陸美人道:“太後不是說了嗎,是因為頭痛。”

白婕妤道:“早不痛,晚不痛,在冷妃說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之後就頭痛了,一看就不像是真頭痛。”

曲才人點了點頭:“明明冷妃冇說那些話的時候,太後都要給她顏色瞧,縫她的嘴了。”其實她是很想看冷妃的嘴巴被縫上是怎麼樣的。“我感覺冷妃說那些話,像是知道了太後的什麼秘密,是在我們麵前打啞謎威脅太後。”

“我也這麼覺得。”白婕妤點頭。

曲才人擰著眉想了想道:“可是也冇聽說太後身邊又個叫春兒,還被皇上處死了的宮女啊……”

自從她們進宮以來,可都冇有聽說皇上有處死過太後宮裡的宮女。

白婕妤搖了搖頭,她也冇有聽說過。

太後回到雲祥宮身體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害怕而輕顫起來。

她不知道冷落月這賤人是怎麼知道她的事的,而且還知道得那麼清楚,她隻知道一點,那就是這賤人不能留,現在就得死。

“崔嬤嬤……”太後顫聲喚道。

“老奴在。”崔嬤嬤低著頭上前兩步,態度恭敬又小心。

今日,太後孃娘已經處死兩個在幽禁期間對她不恭的宮女了。

她在這段時間,也漸漸對太後生出了輕慢之心,雖然不是旁人那般明顯,但是還是怕太後感受到了,也給她來個秋後算賬,如今不敢不恭敬小心。

太後頭一側,崔嬤嬤便附耳過去,在太後的耳語中輕輕點頭。

懲戒司大牢

“開飯了。”一臉凶相的小太監從食盒裡取出兩個饅頭和一碗炒菘菜,放進了冷落月所在的鐵牢內。

放完飯小太監提著十盒離開的時候,還看了坐在牆角的冷落月一眼,然後又去隔壁放飯了。

這牢飯看著還挺乾淨的,冷落月看著牢飯想,這裡頭有冇有被太後安排人下毒。

她知道太後那麼大個秘密,太後肯定很想弄死她。

最好弄死她的方式,自然就是下毒了。

且不說冷落月中午吃的多,這會兒壓根兒就不餓,就算是餓了,她的戒指空間裡也多的是吃的,意念一動就能拿出來,壓根兒就不用吃這牢飯。

但是,她還是打算吃一吃,讓太後白高興一場。

放完飯的小太監離開時經過冷落月所在的鐵牢,看見她在吃饅頭,嘴角朝上揚了揚。

提著食盒離開懲戒司,便直接去了雲祥宮找崔嬤嬤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