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105章

-

房門是開著的,走到門口,冷落月便瞧見王婕妤坐在圓桌上方,圓桌上的每一方都擺著砌好的麻將。

王婕妤她在一個人打麻將,而且還是一個人打四方的麻將,上方摸了牌打了,便又到下方去摸牌打。

三缺一的打法冷落月是見過的,可這一缺三她還真的是頭一回見。

冷落月的嘴角不由抽了抽,她一個人打四方牌,不怕精神分裂的嗎?

此時此刻,她萬分後悔,把王婕妤拖入了打麻將的坑。

“阿呀……”小貓兒看著王婕妤拍了拍小肉手。

王婕妤這才發現來了人,一看來的是冷落月母子,便忙笑著衝她招手:

“落月你來了,快來,陪我打麻將。

冷落月的嘴角又抽了抽,兩個人打,她是認真的嗎?

是了,她一個人都可以打,兩個人自然也是可以打的。

片刻後,王婕妤又看了小貓兒一眼,十分遺憾地道:“可惜小貓兒太小了,不然咱們就可以打三缺一了。

這三缺一,打著可比二個人打好。

冷落月腳步一滯,這王婕妤也太瘋魔了吧!連孩子都不放過。

她的腦子裡,浮現出坐著還夠不到桌子的小貓兒,和她還有王婕妤坐在一起打麻將,小貓兒摸了個幺雞後,嘴裡還奶聲奶氣地念道“幺雞二條,不打要遭”的畫麵。

冷落月一陣惡寒,忙甩了甩頭,把那個畫麵從腦子裡甩了出去。

她一定要拯救王婕妤,讓她彆對打麻將這般瘋魔,不為彆的,就為了以後小貓兒不被她拉來三缺一。

“兩個人怎麼打?就算能打,也冇意思,你若無聊,咱們就乾點兒彆的。

”比如溜溜小貓兒什麼的。

冷落月抱著小貓兒走了進去,王婕妤摸著牌,然後挑了張牌出來,打了出去。

接著便又跑到了對麵去,將兩張牌推倒說:“碰。

把那張碰牌撿了回來出去,又打了一張單個的九筒。

打完,又跑到上家去,把九筒往回撿,“啪”的往桌上一放,笑著喊道:“清一色三六九筒胡了。

這樣滑稽的一刻,冷落月卻笑不出來,嘴角不受控製的抽搐著問道:“你這麼好的牌,為什麼不自摸呢?”自摸錢最多啊!

王婕妤翻了個白眼,衝冷落月搖了搖頭道:“你忘了嗎?滿牌必走。

明明是她教的規則,自己倒是不記得了。

清一色是滿牌,必須要走的,不能繼續貪,不然查牌,是要賠三家的。

“我確實忘記了。

”冷落月汗顏。

明明她這麼懂,為什麼卻打得那麼爛呢!輸了那麼多銀子,林良人她們贏得都不好意思跟她打了。

她聽林良人說,這個月王婕妤還主動給家裡傳話,讓給多捎點兒銀子進宮,而且最好都是碎銀子和銅錢。

“彆打牌了,咱們來做點兒彆的事兒打發時間吧!”冷落月走到桌前,直接將桌上的牌都給推了。

“做什麼?”王婕妤坐在凳子上懨懨地問。

她現在就想打麻將,可是林良人她們要做事兒,都冇空陪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