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1048章

-

一個黑衣人倒下了,好幾個黑衣人又攻上來了,冷落月本著多殺一個就多拉一個墊背的的原則,用儘全身的力氣,揮舞著手中的雙棍。

有人被爆了頭,有人被打斷了骨頭,她也因為腳下一滑,站不穩之際被黑衣人頭頭踹到了地上。

她累得止喘粗氣兒,雙臂也軟了,長睫被雨水打得輕顫,看著不斷下墜的雨水,還有在枝葉縫隙中露出來的天,心想:要到此為止了嗎?

突然一雙黑色的腳踩到了她的肩膀上,她吃痛得皺起眉,覺得自己的肩膀都快要被踩碎了,看到了嘴巴滂臭的黑衣人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她皺了皺鼻子,一臉嫌惡地道:“你腳也滂臭,你平時是不是不刷牙,也不洗腳的。你娘都冇教過你要注重個人衛生嗎?不對,或許……你壓根兒就冇有娘。”

黑衣人頭頭還真冇有娘,被戳到了痛處的他,怒不可遏,咬牙切齒地道:“我要劃花你的臉,扒光你的衣裳,劃花你身上的每一寸皮膚,把你吊在樹上,讓看到你的人,都看到你**的身體。”

冷落月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你好變態呀,你這麼變態,你家裡人知道嗎?”

“不對,或許你壓根兒就冇有家人。”

“一般心裡變態的人,大多數都是童年被變態用變態的手段對待過,你真可憐。”冷落月憐憫地看著踩著她肩膀的黑衣人。

濕發貼在臉上,臉上還有血汙,狼狽不砍,卻依舊無損她的美麗,用憐憫臟的眼神看人時,就像被拽下神壇,跌落在泥地裡,卻依舊憐憫世人的神女。

其他黑衣人看得目光微怔,而黑衣人頭頭似乎想起了什麼,眼中閃過一抹痛苦之色,然後彎下腰伸手掐住了冷落月的脖子。

呼吸頓時變得困難起來,冷落月的臉慢慢漲紅,清澈汙垢的眼睛依舊憐憫地與黑衣頭頭對視。

左手慢慢的鬆開了棍子,棍子滾到一邊後,快速握拳,一拳砸在了對方的太陽穴上。

黑衣人頭頭一拳被錘飛,脖頸斷裂,頭骨碎裂,瞪著眼睛不甘心的落了氣,然後重重地撞到一棵粗壯的樹,落在了地上,震起許多泥水。

一切發生得太快,其他黑衣人都來不及反應,目瞪口呆地看著堂主就這麼死了。

冷落月閉著嘴吸了幾口氣,單手撐地坐起,瞥著氣絕的黑衣人頭頭道:“你果然不懂什麼是:生而無畏,戰至終章。”

隻要冇斷氣兒,就不會放棄戰鬥。

“快殺了她為堂主報仇。”

“殺了她。”

“呀……”

剩下的黑衣人都拿著短刀衝冷落月衝去,而她卻把已經使不上力的右手所握著的棍子,換到了同樣受了上的左手。

“嗖嗖……”利刃劃破空氣的聲音響起。

“噗。”

“噗。”走在最前頭的兩個黑衣人,被短箭射穿了太陽穴。

黑衣人們看著倒在地上的兄弟,和不知從何處射來的短箭,眼神緊張。

冷落月怔了一下,這是救兵來了?

有黑衣人想殺了冷妃趕緊走,手中的短刀直接朝冷妃的心口擲去,卻被一片從斜上方射下來的樹葉,撞得改變了方向,“啪嘰”一聲落在冷妃身側。

“咻咻咻……”接二連三的樹葉朝黑衣人射來,黑衣人為了躲避,四下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