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976章

-

曲才人語塞,確實輪不到她置喙。

冷落月繼續道:“冇有生養過,冇有教養出過一個極其出色的孩子,就不要裝逼教彆人怎麼教養孩子。還說貓兒嬌氣,那個才一歲多的孩子不嬌氣?孩子都冇生養過,張嘴就來。”

冷落月化身戳肺管子小能手,不但戳儷貴妃還戳其他人。

“還跪著做什麼?還不快起來。”冷落月冇好氣地衝承盛和春雨道。

二人自知冇有護住小皇子,羞愧地站了起來。

“冷妃。”儷貴妃氣得大喝,食指顫抖地指著冷落月,“你狂妄。”

冷落月微眯著一雙顧盼生輝的杏眸,“若說實話就是狂妄,那我今日就狂妄了。”說著,腳用力地跺了一下地麵。

地麵頓時震動,儷貴妃等人都晃了晃,白了臉,許婕妤下意識地用手護住了自己的肚子。

楓樹上的乾枯豐楓葉,簌簌落下,就連樹上的葉星都差點兒摔下去。

儷貴妃被震得貴妃儀態全無,氣得快要七竅生煙,她貴為貴妃,冷妃這賤人竟然敢如此對她。

“冷妃你這是做什麼?”差點摔倒的曲才人氣得大喊。

“本宮腳癢跺跺腳,關你屁事。”冷落月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轉而看著承盛和春雨,“方纔是怎麼回事兒,你們都給我一字不落的說出來。”

說出來看是誰欺負了她的貓兒,她在一個個的算賬。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而小貓兒就是她的逆鱗,雖然她不會要了她們的命,卻也不會放過她們,讓她們付出代價。

春雨和承盛將儷貴妃她們來了此處後,說的話都學了一遍,聽到儷貴妃的宮女,扔了小貓兒手裡的桄子,直接將小貓兒從草坪上拖拽過來,氣得想砍人。

待二人說完,儷貴妃擲地有聲地道:“本宮貴為貴妃,本就有教導皇子之責,你疏忽了對小皇子的禮儀教導,本宮今日代為教導,合情合理合規,並無不妥。”

“放屁。”冷落月直接賞了她兩個字。

儷貴妃:“你粗鄙。”

“你虛偽,你陰險,你惡毒。”冷落月還擊三連。“說得可真好聽,真冠冕堂皇,誰家的孩子才一歲半就開始教怎麼行禮下跪的。你、還有你,你、你……”她一一瞪了儷貴妃,白婕妤,許婕妤,還有曲才人。

“你們不就是嫉妒本宮人美心善深受皇上寵愛,心裡恨本宮恨得牙癢癢,卻又對付不了本宮,傷不到本宮分毫,就衝本宮的孩子下手嗎?”冷落月直接戳穿她們的用心。

“如此欺負一個才一歲半的孩子,你們下作,你們惡毒,你們噁心……”

欺負孩子,可不是下作惡毒又噁心嗎?

被戳穿的儷貴妃等人,臉色氣得發青,一時也無話反駁。

陸美人默默的往旁邊挪了兩步,因為她知道,冷妃說的“你們”之中並冇有她。

宮女太監們都傻眼了,冷妃娘娘真的好狂啊!

不過狂是狂了點,但是說的話卻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