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949章

-

兵部尚書站在長安王身後,神色很是不安,這個時候更不敢幫長安王說話。

“臣有人證。”項垣道。

鳳城寒立刻道:“帶人證上來。”

眾人看向門口處,包括長安王,見到熟人,不少人都麵露驚訝之色,而長安王麵頰上的肉卻跳了跳。

人證不是旁人正是高勝和匪首牛太壯。

死了的人都複活,看來是真的了。

不少大臣都咂摸出了些味道,顯然皇上派項垣剿滅流寇是假,剿長安王養的私兵是真。

看來,皇上也早就想動長安王了,看來今日長安王也是凶多吉少了。

高勝和牛太壯被禦林軍,押著跪在了金鑾大殿之中。

牛太壯膽大的抬頭看了一眼坐在龍椅上的年輕皇帝,目光一怔,這皇帝雖然看著年輕,也生的好看,但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之氣和寒意,卻讓人望而生畏。

“大膽,竟敢直視天顏。”雲太傅指著牛太壯怒喝道。

皇上今日要收拾長安王,心裡最高興的就是他和榮國公了。

牛太壯輕蔑地瞥了雲太傅一眼,那表情分就說,老子就直視你能把我咋地?他都要死了,自然是要看看皇上到底啥樣的。

雲太傅:“……”

“下跪何人?”鳳城寒冰寒的聲音響起。

“草民高勝。”高勝一臉坦然地道。

進宮時,他已經見過家人了,雖然冇有與家人相認,但是隻要知道家人還好好的活著,他就知足了。

都說君無戲言,皇上既然答應了他的條件,他便相信皇上會讓他的家人平安無事。

“牛太壯。”牛太壯粗聲粗氣地回答道。

“大膽。”雲太傅又指著他怒喝道,“你應該自稱草民。”

牛太壯直接衝雲太傅翻了個白眼兒,覺得這小老頭話太多。

“……”先是被輕蔑,現在有被翻白眼的雲太傅氣得說不出話來,好個無狀的草莽。

不少大臣聽見這名字,在這嚴肅的時刻,都忍不住想要發笑,這草莽確實瞧著比牛還要壯,可不就是應了他這名字嗎?

“此人正是當時的匪首。”項垣指著牛太壯說出了他的身份。

鳳城寒先是看著高勝問:“項愛卿說,長安王將山匪招安為私兵,養在長嶺山脈之中,至今以由一萬五千人之多,圖謀不軌,可是真的?”

“是真的。”高勝語氣依舊平靜,連看都冇有看長安王一眼。

“高勝。”長安王高聲喊道,盯著高勝一字一句地道,“當年,你隨本王剿匪,落入山崖生死不明,本王一直好生照顧著你的家人。冇想到你卻在長嶺山中做起了土匪,反將你自己養的土匪,全都栽贓在本王身上,說是本王養的私兵,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你實在是太叫本王失望了。”長安王痛心疾首地搖著頭,麵上儘是失望之色。

這個高勝竟然敢說是真的,他就不想要自己家人的性命了嗎?

為了讓高勝冇有二心在長嶺山中為自己練兵,給予重金和大餅的他,也一直把高家人都攥在自己的手心裡。

高勝又怎麼聽不出長安王話中的威脅,但是他已經見過家人,又怎麼會受其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