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947章

-

“鄭校尉。”劉副將驚撥出聲,示意其不要亂說話。

這鄭校尉就是個莽夫,隻知聽命行事,操練兵馬,很多事都看不透。但軍中的其他人,因為上次夜王謀反時,姐夫傳令讓他們準備整軍進城,而後又取消,也都明白了他姐夫的心思,隻不明言罷了。

他的姐夫,怎麼能算冇有謀反之心呢?

若他姐夫的心思,能成真,他們這些人自然也會跟著雞犬昇天,身居高位,擁有享受不儘的榮華富貴。

因著平時姐夫大方,捨得給將士們使銀子,故而軍中將士也是十分效忠姐夫的。

鄭校尉緊閉著嘴,就算不吼他,他也說不出話的。

因為絕王的眼神,讓他想起了一些往事,慢慢咂摸著,也咂摸出些味道來,擰著眉眼中露出震驚和難以接受之色。

難道王爺,當真如外人說的那般?

虎賁校尉眼珠子一轉,“絕王方纔說,我等正常行事便可,那末將要帶兵出去操練了。”

得想辦法出去,入城打探訊息聯絡王爺才行,他們都是王爺的人,若是王爺出事了,他們自然也是冇有好下場的。

“不可出營。”鳳城絕說罷,見他還有話說,又冷聲道:“違者,格殺勿論。”

聽到格殺勿論四支,鳳城絕身後的弓箭手,也將箭搭在了弓上。

劉副將等人臉色大變,心中更加肯定,王爺多半是不成了。

鳳城絕又道:“我勸爾等安生等著本王帶人走,否則本王也不能保證,爾等是否還能留得一條命在。”

安生待著,自能留得一條命在,若不安生還想動歪心思,便是死路一條。

眾人在心裡掂量了一番,心知雖然他們有十萬大軍,但這威虎軍隻比他們多不比他們少,而且從作戰能力上,他們也遜色與威虎軍,隻得低下了頭。

今日的早朝,與往日的並冇有什麼區彆,長安王站在最前麵,直至早朝過半,也未曾發過半句言,臉色甚是難看。

坐在龍椅上的鳳城寒見此,不由在心中猜測,他難道是收到了什麼訊息?比如死士冇了和高家人不見了,所以臉色才這般難看?

小路走從側門走進金鑾殿,走到王公公身邊,在其耳邊嘀咕了一陣,王信點點頭,他便又下去了。

王信朝龍椅走了幾步,彎著腰壓低聲音道:“項少將軍已到金鑾殿外,絕王也讓人傳話來,說已經將哪營地團團圍住,無人妄動。”

鳳城寒點了點頭,那他這好舅舅就算收到了什麼訊息,那也是翻不起什麼風浪來的。

朝堂之中冇什麼人了,兵馬也被控製住,他還能翻起什麼風浪?

“眾卿還有本奏嗎?”鳳城寒掃視著文武百官問。

長安王心緒不寧,右眼一直跳,隻盼著冇本奏,能夠早些下朝。

文武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那你,顯然已經冇本奏了,也都等著結束早朝用廊下食。

“臣有本奏。”洪亮如鐘的聲音響起,眾人紛紛朝門口看去,要看看是誰這麼不懂事,要耽誤他們下朝。

隻見一身銀色冑甲的項垣大步流星地走進殿內,劍眉皺著,神色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