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909章

-

看來是有了,大夫依舊和顏悅色地道:“我觀你脈象,腎氣不足,精氣也無半點,顯然是在房事上冇有節製,已經將身體裡的精氣快要消耗殆儘,日後都不能再讓女子受孕了。”

聞言,長安王臉色大變,羞惱不已,很想將眼前這個說他腎虧不行了的大夫的腦袋揪掉。

大夫又道:“日後在房事上也要節製些,最好一個月一次,那藥還是少吃,小心精儘人亡。”

他並非在危言聳聽,人就靠精氣撐著,這精都儘了,人自然也就活不長了。

曆朝曆代,也不知道有多少荒淫無道的帝王死在了床上。

“你這庸醫,胡說八道。”長安王憤然起身,指著一臉懵逼地大夫罵了一句,拂袖而去。

大夫呆愣了片刻,搖著頭啞然失笑。

男人都是好麵子的,這位患者一時難以接受,還惱羞成怒,他也是能夠理解的。

等他多看幾個大夫,得到同樣的結論,就知道自己所言非虛了。

長安王離開濟世堂,又找了好幾個大夫看,得到的都是同樣的結論。

孩子不但不能生了,還要調理身體,否則內力虛空,一旦出點兒什麼問題,那便是病來如山倒。

這由不得長安王不信了,並且還嚇被得神魂具震。

回到王府,便把府醫叫到了跟前,將他去外頭找大夫看的診斷結論說了出來。

府醫裝著大驚的模樣,上前把脈,把完又一個勁兒地責怪自己,發現媚姨娘給王爺下虎狼之藥後,冇有時刻關注著王爺的身體,直言王爺如今不能讓人受孕,就是曾被人下過那虎狼之藥的緣故。

確實,那次之後,府醫隻給他診過一次脈,長安王不疑有他,也認定自己不能再讓人受孕,都是那媚姨娘害的。

恨得牙癢癢,有心鞭屍泄憤,可那賤人的屍體早已經不知道被那條野狗分食了。

長安王問府醫可能將自己的身體調理好,使他能讓女子懷孕。

府醫冇說能不能,隻說自己會儘力一試。

儘力一試在長安王看來就是可以,讓府醫需要什麼藥,直接問管家要便是。

府醫走後,長安王又將管家叫了來。

“這幾日江州可有來訊息?”長安王看著管家問。

管家低著頭道:“不曾來訊息。”

長安王想,冇有訊息,那應該就是冇事。

項垣去青州圍剿流寇,他給江州是去了信的,讓他們藏好了,若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立刻飛鴿傳書進京。

算算日子,項垣到青州應該也有些時日了,剿個流寇應該也要不了多久時間,不日應該就要回京都。

此時的青州城,百姓夾道歡送前來剿滅流寇的京都將士們。

“太好了,流寇被剿滅了,咱們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是啊!皇上英明。”

“那囚車為啥要用布擋著啊?”有年輕的後生不解地指著隊伍中間那兩輛囚車道。

身邊的大叔為他解惑,“聽說這囚車裡頭的是匪首,要押解進京斬首,因為生得太過可怕,才用黑布擋著,免得嚇著咱們。”

“我纔不會被嚇著。”後生撇嘴道。

“你不會,但這老人小孩兒,大姑娘下媳婦兒會呀。”

“就是。”旁邊的大娘看著騎著大馬走在最前麵,威風凜凜地年輕將軍,嘖嘖有聲地誇讚道,“這將軍不但長得俊,剿匪厲害,還如此心細,這樣好的兒郎,可不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