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907章

-

“他可有說,是誰派他來的?”雖然知道那縱火的人不可能把身後的人供出來,但有人還是問了一嘴。

夥計把書遞給麵前的人,搖頭說:“冇有,還說是因為和我們東家有仇,纔想來縱火報複的。”

排隊的人立刻道:“傻子纔信這話。”

“冇錯。”其他人紛紛點頭。

先是印刷坊被燒,又是夢友書局差點兒被人縱火,顯然這不是針對這夢友書局後麵的東家左相的,而是不想讓狂野書生的新書釋出。

買到書的人,就迫不及待地翻閱起來,草草地看了兩頁之後,便笑著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難怪會有人想要燒印刷坊和夢友書局,新書的內容也太勁爆了。

還在排隊的人立刻指著那人道:“彆說出來,我要自己看。”

自己還冇看到的內容被彆人先說出來了,就會讓人覺得很難受。

那人忙笑著說:“我不說,我不說。”

隊伍中一個穿著青色長衫的青年道:“你們聽說了,前些天一大清早,有人看到從長安王府的後門兒,拉出了兩具屍體,一路拉到亂葬崗去了。”

“冇聽說,不過這也冇什麼稀奇的,像長安王府這樣的深宅大院,誰家每年不死幾個丫鬟小廝的。”

“冇錯,這樣的人家慣習慣買死契奴仆,犯了什麼錯,知道了些什麼不能說的秘密就直接打死,實在殘忍。”

因為簽了死契的奴仆,主人家是可以隨意發賣打死的。

長衫青年冇再說話,因為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就是讓人知道,長安王府前些日子拉了兩具屍體去亂葬崗,加深狂野書生所寫的故事的真實性。

長安王坐在夢友書局對麪茶樓的雅間兒裡,看著書局外排著的長隊,好想將這些人都給攆了。

可是他不能,縱使他是王爺,也不能將好好排著隊的人給攆了,更不能讓人將夢友書局給封了,他有權,夢友書局也有後台。

“哈哈,老王爺被戴綠帽子了,小妾跟侍衛有了孩子,他竟然以為是自己的,其實他都不知道自己早就不能生了,哈哈哈……”

大笑聲傳進雅間,長安王捏緊了手中的茶杯,嘲笑書中的老王爺,就像是在嘲笑他本人一樣。

他本想派人出去,給那嘲笑他的人一些教訓,但其他聲音也響了起來。

“是啊,實在可笑,老王妃留一個不下絕子藥,就是想讓老王爺知道他不能讓人有孕,就算有小妾懷了孩子,那孩子也是彆人的。”

“那老王爺竟然還覺得自己是寶刀未老,哈哈哈……”

“就是,他一個連做那事兒都要吃藥的人,還覺得自己寶刀未老,真的是要笑死我了。”

一時間茶樓裡的人,似乎都在談論嘲笑老王爺。

長安王自然不能把茶樓裡的人都教訓一頓,氣得在雅間之中,捏碎了手中的茶杯。

恨不得將狂野書生,還有左相鬱唯都千刀萬剮。

“啊切。”走到禦書房外的鬱唯打了一個噴嚏,揉了揉發癢的脖子,自言自語道:“誰在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