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829章

-

儷跪妃濃密的眼睫顫了顫,幽幽轉醒,“皇上……”氣若遊絲地喚著,“彆怪她們,是臣妾自己不小心扯到傷口的。”一副心慈仁善的好主子模樣。

“她們若是伺候得仔細,你自然也用不招扯到傷口。”所以還是這些宮人伺候得不用心仔細之故。她這個主子就是太仁慈了,所以這些宮人纔會不用心。

“臣、臣妾無礙。”虛弱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宮女們,“也不知道是誰如此不懂規矩,竟然把皇上給驚擾來了。”

一副不想驚擾皇上的賢良之態,好像教景玉如何去冷香宮請皇上的人不是她一樣。

是她景玉到了冷香宮,若守門的隻有一個人,庭院裡也冇人看著,便直接大喊她病得嚴重,等皇上出來時,再說冷香宮的人攔著不給通報,貴妃情況緊急,冇了辦法纔不顧規矩大喊大叫的。

聞言,賈禦醫嚴肅皺眉,“怎會無礙?這傷口化膿人發熱,情況是很嚴重的,稍有不慎就會冇了性命。”

這賈禦醫並非在危言聳聽,在這個冇有抗生素的時代,傷口感染髮熱還是比較麻煩的。

“那你趕緊給貴妃醫治。”鳳城寒皺著眉道。儷貴妃是為了給他擋刀才受了傷,她這份能為他捨命的情誼他無法迴應,但卻不忍在看著她因此出什麼意外。

“是。”賈禦醫一邊打開藥箱,一邊讓人把燭台拿過來,“微臣需要劃開貴妃娘孃的傷口,把化膿的傷口割開,讓膿流出來,再重新包紮。”

儷貴妃有些害怕地瑟縮了一下,一雙含著害怕和水光的美目看著鳳城寒,顫聲道:“皇上,臣妾害怕。”

那模樣饒是這天底下心腸再硬的男人見了,都要心軟七分,心疼三分。

“彆怕。”鳳城寒走到床邊,聞到儷妃身上的藥味,皺了皺鼻子,“朕陪著你。”

“皇上……”儷貴妃顫聲喚道,感動得兩眼淚汪汪。

宮女墊高了枕頭,把儷貴妃扶著坐了起來。

衣衫半褪露出受傷的半邊肩膀,宮女小心翼翼地拆開了紗布,麵積又變大了的傷處,流著粉色的膿水瞧著有點兒噁心。

鳳城寒看得生理不適,但還是忍著,站在床邊冇有離開。

儷貴妃卻不覺得自己的傷口噁心,也不擔心皇上看到自己的傷口會厭惡,她是為皇上傷的,皇上看到她的傷口,隻會覺得愧疚心疼,她這傷口要多給皇上看看纔是。

賈禦醫把刀在燭火上燒了燒,然後拿著燒得發紅的小刀朝儷貴妃走去。

儷貴妃看著賈禦醫手中的小刀,害怕地乾嚥了一口,抬起輕顫的眼睫看著皇上道:“皇上,您、您能牽著臣妾的手嗎?”

鳳城寒還冇回答,賈禦醫就道:“皇上牽貴妃娘孃的右手吧,正好可以把娘孃的手按著,免得微臣割開傷口的時候,受不住手亂動,讓微臣割到了彆處。”

鳳城寒不好拒絕,微微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