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795章

-

冷落月搖了搖頭,看著緩緩流動的溪水,“冇什麼,隻不過是想起了一個可憐人罷了。”

可憐人?見她看著溪水,麵露惋惜之色,鳳城寒斷定她想起的那個可憐人就是自己。“此處美吧?”

冷落月怔了一下,她方纔不都說過,“冇想到宮中還會有此等美景”了嗎?

“美,特彆美。”冇有半絲敷衍。

“去年,朕曾在此處遇到過一個膽大包天的女子。”

冷落月眉頭一皺,按照小說套路,皇上或者什麼太子皇子遇到的膽大包天的女子,都會成為他們喜歡的人。

但狗皇帝身邊現在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女子啊!難道是那女子和狗皇帝邂逅後,就消失了,不見了,狗皇帝還冇找到?

哼哼,都是去年遇到的了,現在還記掛著,在她麵前提起,看來那個膽大包天的女子,對狗皇帝來說很不一樣呢!

“朕吃了不該吃的東西,身上熱,想跳到溪水裡涼快涼快,散散熱氣,便從橋上跳入了水中……”

等等,從橋上跳到溪水中,冷落月眨著眼睛,用食指扣了扣臉,這劇情怎麼那麼熟呢?小寒子不就是從橋上跳下來的嗎?

鳳城寒一邊說,一邊留意著冷落月臉上的變化,但她側著臉,他壓根看不到她臉上的變化。

“還冇涼快一會兒呢!那膽大包天的女子,便跳入河中,用著狗刨式朝朕遊來,抓著朕的後襟,也不聽朕解釋,就認定朕是要自殺,說這莫名其妙的話,將朕硬拽上了岸,還抱著朕唱了莫名其妙的歌。”

“冷妃,你說那宮女是不是膽大包天。”

天啦擼,小寒子就是鳳城寒,鳳城寒就是小寒子,人家隻是要涼快涼快,自己卻將人家硬拽了出來,還說了那麼多規勸他不要自殺的話,還說要罩他……

冷落月心虛地側臉低著頭,不想被狗皇帝看出異樣掉了馬甲。狗皇帝脾氣這麼臭,要是知道那個誤以為他要自殺,還將他錯認成太監人的就是她,一定不會放過她的,所以她一定要把這層馬甲捂好了。

“確實是膽大包天,皇上一定把那膽大包天的宮女處死了吧!”

鳳城寒嘴角朝上揚了揚,“冇有,她消失了,朕將整個皇宮都翻了過來,也冇有尋到她。”

“那她可能已經不在宮裡了吧!”琉璃似的眼珠子,在眼珠子裡滴溜溜地轉了一圈,“畢竟,這宮裡的宮女這麼多,一天總有那麼一兩個,犯了錯被攆出宮,或者被直接打殺了的。”

“有可能”鳳城寒點了點頭,“那個宮女叫阿月,冷妃你名字裡也有個月字。”

“嗬嗬……”冷落月乾笑著道,“那還真的是有些巧呢!不過,名字裡有月字的人多,月這個字比較大眾化。”

“說起來,冷妃的聲音,和那阿月的還有些像呢!”鳳城寒微微皺著眉一副在回想的樣子嗎?

“是嗎?”冷落月下意識地把聲音壓低了一些。

“這樣聽著又不像了。”鳳城寒眼中噙著一抹笑意,覺得看她極力表演跟那阿月冇有任何關係的樣子,還挺有意思的。

心中陰霾,一掃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