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754章

-

此時此刻,儷妃隻想把自己手下的琴給砸了,卻又不得不繼續彈下去。

樂聲漸緩減弱,已經接近尾聲,冷落月抓著紅綢的手一鬆,雙手張開,雙腳在空中漫步著往下落,帶起的風,吹起她寬大的袖子和一頭烏黑油亮的髮絲,宛如仙女下凡。

就在她腳落在地上的時候,樂聲止了。

周遭一片寂靜,隻聽見林間傳來了幾聲清脆的鳥鳴。

過了好一會兒,大家才從舞蹈帶給他們的震撼之中醒來,用力地拍手叫好。

“啪啪啪……”

掌聲如雷,驚起了林間棲息的飛鳥。

“好……”

“跳得太好了。”

“冷妃娘娘真厲害。”

“老夫從未見過如此好的舞蹈,簡直叫人歎爲觀止。”

“此舞隻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見。”

“這人間,怕是隻能見這一回……”

“冇錯……”

那些風雅文臣,搖頭晃腦地說著,此時此刻,哪裡還記得這冷妃是奸佞之後。

雲太傅跟著拍手,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台上的女兒,他給她搭了台子,想讓她在皇上和眾人麵前大放光彩,可是她呢!卻讓冷妃大出風頭,自己還淪為了給冷妃伴奏的樂師,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女兒好了。

跳舞還是很耗費體力的,冷落月調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走到舞台前,張開雙手,十分優雅地彎腰行了個禮。

不受人關注的儷妃,咬著牙下了台,也不想被人關注到,默不作聲地回了位置。

冷落月也在眾人的注視下,回到了儷妃身邊坐著,看到她身邊的儷妃,其他人纔想起還有個儷妃來,心想,儷妃是什麼時候下台的?

“孃親——”小貓兒笑著衝孃親張開了手。

冷落月身子朝他一傾,一伸手,便將坐在龍椅上的小貓兒給抱了過來。

“跳得很好。”鳳城寒看著披頭散髮的冷落月毫不吝嗇地誇道。

冷落月怔了一下,天要下紅雨了,狗皇帝竟然誇人了。她把小貓兒放在腿上,大大方方地道:“多謝皇上誇讚。”

眼珠一轉,又笑眯眯地看著儷妃道:“方纔多謝儷妃給本宮伴奏了,本宮跳得很開心。”往儷妃的傷口上撒了兩把鹽。

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

儷妃死死地咬著後槽牙,袖中的手,緊緊地捏成拳頭,水蔥似的指甲深深的陷進了肉裡。

但手心的痛,根本就抵不上她此時此刻心裡受到的屈辱,冷妃這賤人,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可她卻不得不,扯出得體的笑,忍受著屈辱說:“不用謝。”

嬪妃們是完全能對儷妃感同身受的,雖然這是儷妃自己找來的,但是她們心裡還是對儷妃產生了幾分同情。

“披頭散髮的一點兒身為妃嬪的端莊儀態都冇有,像什麼樣子?”太後神色淩厲地瞪著冷落月嗬斥道。

正好這時,宮女將冷落月掉在地上的釵環撿起送了過來,聽到太後嗬斥的采薇,忙走到冷落月身後,給她簡單地綰了個單螺,用金釵固定,又插了兩朵珠花和兩支步搖。

就算是如此簡單的髮髻,也將髮髻綰得精緻華麗的妃嬪們給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