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714章

-

王信出完恭回來,聽到太後說讓冷妃跪下,便知道,太後孃娘是在趁皇上不在,為難冷妃娘娘呢!

他本是要隨皇上一起進獵場的,但是出發前,忽然內急,便未隨皇上左右。

王信笑著走上前,“喲,這是出了何事兒?竟然讓太後孃娘動了這麼大的氣。”

太後冷冷地瞥了王信一眼,眼中閃過一抹厭煩之色,這閹人怎麼冇跟著皇上一起走?“冷妃口無遮攔,冒犯了哀家,哀家作為太後,有教導後妃之責,正準備好好地教教她,如何管束自己的這張嘴。”

“是臣妾擔心太後孃孃的身體,冒犯了太後孃娘?還是臣妾羨慕太後和夜王的母子感情,冒犯了太後孃娘?”冷落月委屈巴巴地問。

“這冷妃可真是會演戲。”蘇昭容一臉鄙夷地看著冷妃,小聲嘀咕了一句。

聽到的妃嬪都點了點頭,冷妃確實會演戲,她是如何冒犯太後的,大傢夥兒都清楚,她自己還能不清楚?

分明都是故意的,這會兒又裝起不知道來了。

如此會演戲,難怪皇上會被她給迷住。

王信彎著腰道:“冷妃娘娘自己都不知道是何處冒犯了太後孃娘,就算無意中冒犯,應該也是無心之失,太後孃娘最是寬宏大量,慈愛仁善,疼愛晚輩,就原諒的冷妃娘娘這一次吧!”

他將太後抬得高高的,若是太後還要教訓冷妃,與她計較,便不是什麼寬宏慈善之人了。

太後不滿地看著王信,這個閹人可當真是可惡得很。

王信自然感受到了太後那滿意的眼神,卻恍若未知的衝冷妃使了個眼神。

冷落月會意,抱著小貓兒起身,衝太後福身行禮,依舊委屈巴巴地道:“讓太後孃娘覺得臣妾言語冒犯了,雖然是無心之失,但到底也算是臣妾之過,臣妾在這兒給太後孃娘賠個不是。還請寬宏大量,慈愛仁善,疼愛晚輩的太後孃娘,原諒臣妾這一回。”

太後:“……”

王信這閹人說冷妃是無心之失,把她捧得那麼高,這冷妃又認錯賠了不是,若她還要教訓冷妃,反倒成了她冇度量,不慈善,揪著晚輩的無心之失不放了。

可這冷妃分明就是故意挑釁她的,她又如何能放?

這時,夜王妃站了起來,麵向著太後道:“臣妾也覺得冷妃應該是無心的,母後最是大度慈悲的,便原諒冷妃這一回吧!”

冥王妃和昱王妃一臉震驚地看著夜王妃,她瘋了嗎?她是太後的兒媳,夜王的王妃,竟然還在太後麵前幫冷妃求情。

儷妃等人也是一臉震驚地看著夜王妃,自己的夫君被人說冇有大出息,她不但不生氣,竟然還幫著冷妃說話,這個夜王妃怕是腦子有毛病。

太後冰冷眼神如同冰刀一樣射在夜王妃身上,這就是夜兒非要娶的好媳婦,冷妃那賤人說夜兒冇出息,她竟然還幫著那賤人說話。

她有冇有把自己當她的婆母?

有冇有把夜兒當她的夫君?

如果可以回答,秦雪瑤定然會說冇有,在她眼裡,夜王妃和太後都是毀了她一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