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704章

-

蘇昭容更是小聲道:“女子與男子一起比試像什麼樣子?這項家的女兒就是喜歡出風頭,死了一個,還不知道收斂。”

這項家的小姐,說話的時候可以隻在盯著皇上瞧,她對皇上存了什麼樣的心思,簡直不要太明顯。

項雪當年便是如此,仗著自己會武功,會騎射,在京都貴女之中出儘了風頭,可後來又如何?

還不是落得個與人苟且,被人撞破,自知無法麵對世人,撞柱而亡的下場。

耳聰目明的冷落月聽到了丁淑儀說的話,扭頭看了丁淑儀一眼,然後在腦子裡搜尋起與項家有關的劇情來。

很快她便搜尋到了,這項家跟她有仇。

項家之主項雲天,乃鎮國大將軍,一直駐守北境。

先皇逝世,新帝登基,皇後人選呼聲最高的,便是項雲天的嫡長女和冷相嫡女冷落月,朝廷分為兩派,一派支援項家嫡女為後,一派支援冷落月。

那時候,還冇齊嫣什麼事兒呢!

因為不願意與冷天明為伍的大臣,都覺得當時滿朝上下隻有手握重兵,戰功赫赫的鎮國大將軍,才能與冷天明這個大奸臣抗衡,所以紛紛支援項家嫡女為後。

然後在北境長大的項雪,被家人送回了京都,她漂亮張揚,會武功,善騎射,與京都這些貴女,很不一樣,讓京都兒郎覺得耳目一新,頗受讚揚。相反,樣貌中等,雖識詩書,卻在才藝才華上都不出眾的冷落月,與之相比便顯得平庸了。

為了不讓項雪與自己的女兒爭皇後之位,冷天明設計了項雪,讓項雪參加步兵尚書家辦的賞花宴時,與一個六品官的庶子睡在了一起,還讓許多人瞧見了她意識不清地和那庶子在床榻之上糾纏的模樣。

二人均被下藥,但失了清白的項雪,無法麵對世人的眼光,受不了自己被人看到了那副樣子,選擇了撞柱而亡。

就這樣,項雪成了皇後之爭下的犧牲品。

雖然冷天明做得隱蔽乾淨,但所有人知道,項雪之事,乃冷天明的手筆。

項家人從此恨透了冷家人,冷天明還冇倒時,兩家子弟摩擦不斷。

冷家男丁被砍頭那日,項家全族到場觀看行刑。

回顧完劇情,冷落月又看了項思語一眼,看到了與她坐一桌的俊朗青年,鎮國阿將軍有三個孩子,他應該就是中間的那個兒子,項垣了。

“冷妃可知道她是誰?”儷妃柔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誰?”冷落月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儷妃抬手一指,指的正是要參加射箭比試的項思語。“她,她是曾經和冷妃爭皇後之位的項家嫡女,項雪的妹妹。”

冷落月“哦。”了一聲,她知道啊!她知道得比誰都清楚。

儷妃提起項雪,本是想讓冷落月想起,她曾經的皇後之位,是踩著項雪的屍體爬上去的,讓她良心不安,冇想到卻換來了一個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哦。”

她不死心,繼續道:“冷妃可知道,項姐姐是因為誰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