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682章

-

屏風後麵是床,床上鋪的床單被褥,與她們在宮裡用的是一樣的,蒙古包的牆上,甚至還掛了幾幅字畫。

這頓時讓冷落月有一種,露個營,還把整個家都搬來的感覺,說實話,她覺得這樣有些浪費的。

就住兩三年,還搞得這麼豪華,廢人力又廢財力。

小貓兒還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房子,覺得十分的新奇,還在乾淨柔軟的皮毛毯子上滾了滾。

采薇和承盛把帶來的東西都放好後,便去打了些水來,給娘娘和小皇子擦洗了一下臉和手。

雖然外頭風景大好,但是冷落月真的困了,洗了臉和手後,還洗了個腳,抱著小貓兒就在床上睡了。

小貓兒在父皇的懷裡也冇睡夠,加上早上又起得早,便也跟著母妃一起睡著了。

采薇和承盛在帳篷裡輕手輕腳的收拾了一下,便去外頭守著了。

儷妃雖然早已經料到,自己今年肯定不能住皇上旁邊,但是知道住皇上旁邊的是冷妃後,又暗自生了悶氣。

鳳城寒提著一小包袱,走到了皇嫂和小侄兒住的蒙古包外。

得知皇嫂和小侄兒乏了,在裡頭睡覺呢!稍微有些遺憾,直接將小包袱交給了采薇,說這些都是他在天啟國買的一些天啟特有的小玩意兒,買來個皇子玩兒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貓兒率先醒了,見孃親還在睡,便也冇有叫醒孃親,自己慢慢的梭下了本就不高的床榻。頂著雞窩頭,光著小腳丫在蒙古包裡轉悠著,巡視著他的地盤。

忽然,他瞧見灰色的地毯上,有一根綠綠的,約莫父皇食指粗的長蟲在爬著。

他冇見過這個,十分好奇,還覺得怪好看,想要抓起來,等孃親醒了問問孃親是什麼?

便邁著小短腿兒走了過去,蹲在地毯上,先是打量了一番,將這個不知道的東西取名為綠綠,然後小手一伸,直接將綠綠抓了起來。

綠綠的身子不停的扭動著,尾巴還纏上了他的手臂,滑溜溜涼絲絲的,還衝他吐著紅紅細細的舌頭。

小貓兒不高興的皺了皺眉,衝自己吐舌頭的綠綠教訓道:“你不禮貌,不乖。”

孃親說了,對人吐舌頭是不禮貌的行為,很顯然綠綠的孃親冇有好好教綠綠。

采薇見絕王走了,便想將包袱先放蒙古包裡去,剛掀起簾子,便看到了讓她血液倒流的一幕。

手中的小包袱,掉在了地上。“啊——”尖叫聲從嘴中溢位。

小貓兒嚇了一跳,抬起頭看著站在門口的臉色發白,滿臉驚恐之色的采薇姐姐,眨了眨眼睛。

出啥事兒了?

采薇這一聲尖叫,直接把還在做夢的冷落月給叫醒了,低頭一瞧,小貓兒已經不在床上了,猜到是小貓兒出了事兒,便連忙下了床。

還未走遠的鳳城絕聽見叫聲也立刻折返。

“出了什麼事兒?”他一邊問,一邊朝蒙古包裡看,頓時臉色大變。隻見他那懵懂無知的小侄兒,手裡竟然捏著一條劇毒的竹葉青。

竹葉青細長的身體纏在他白生生的小手上,顯得尤為的可怖。

營地四周,以及蒙古包四周都是撒了驅蛇蟲鼠蟻的藥粉的,這蒙古包裡怎麼會有蛇?

這很難讓他不在心裡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