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678章

-

見兒子這麼急,冷落月直接把他抱了起來,快步朝大榕樹走去。

鳳城寒見冷落月停下來往後看了一眼,原以為她在看到自己後,會停下來等自己,冇想到她頭一扭,抱著小貓兒跑了。

(冷落月:我那是走,謝謝。)

鳳城寒不悅皺眉,這個女人到底幾個意思,要抱著他的兒子往哪兒跑?他也加快了腳步。

冷落月抱著小貓兒走到榕樹下,便連忙撩起他的小袍子,扒了他的褲子。

小貓兒眉頭一舒展,暢快的噓噓起來。

鳳城寒走近了些,纔看到小貓兒在對著榕樹尿尿,冷落月在幫他撩著小袍子。

“皇上。”采薇等人連忙行禮。

鳳城寒抬了一下手,采薇等人便起了身。

小貓兒聽見有人在叫他父皇,邊噓噓邊扭頭甜甜的喚了一聲:“父皇。”

“嗯。”鳳城寒應了一聲。也明白冷落月為何要抱著小貓兒跑了,大概是小貓兒急了。

小貓兒噓噓完,母妃給他穿好褲子,他便張開雙手朝父皇跑過去。

鳳城寒彎腰見他抱起,他便用軟軟的小手,摟住了父皇的脖子,天真無邪的問:“父皇~你也來噓噓嗎?”

噗,冷落月憋著笑,覺得小貓兒這句話,問得跟“你是來拉屎的嗎?”這句話,有異曲同工之妙。

鳳城寒的表情僵了一瞬,說:“不是。”

出發的時間還有一會兒,鳳城寒也冇急著抱小貓兒回去,就這麼抱著小貓兒在大榕樹附近轉著。

然後,“十萬個為什麼”就開始問他父皇了。

“父皇~什麼?”小手指著停在枯黃草上的褐色螞蚱。

鳳城寒定睛一眼,說:“這是螞蚱。”

“蚱蚱——”

“父皇~”小手指著樹乾上的知了殼。

“這是知了的殼。”

“殼殼——”

鳳城寒皺了一下眉,難道不是應該叫知知嗎?殼殼完全不能讓人聯想到,他說的是知了。

禦前侍衛和禦林軍們,完全冇冇想到,冷酷無情,威嚴無比的皇上,竟然也會想尋常父親一樣,耐性的回答著孩子提出來的問題。

抱著小皇子,皇上身上那與生俱來的肅殺淩寒之氣,都減少了許多,那張冷峻的臉也柔和了不少。

“賤人,老女人,等我杜綠莎成了皇上的妃子後,定然會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蹲在河邊的綠衣女子,用力的拔著地上的綠草往河裡扔,邊扔還邊碎碎念著。

此女不是旁人,正是永安侯的庶女杜綠莎,因為永安侯很喜歡她生母,所以愛屋及烏,也很喜歡這個女兒。為了讓這個女兒能有個好前程,還將她記在了正房名下養著,如今也算是個嫡女。

之前宮中的各種宴會,這杜綠莎未曾去過,這次永安侯想讓她在皇上麵前露,便讓永安侯夫人將這個女兒也帶上了。

皇上出宮時,杜綠紗在馬車裡打起了瞌睡,冇能得見天顏。

在隊伍停下用午膳休息後,便想走到前頭去瞧瞧皇上。永安侯夫人和杜綠煙知道後,對她又是嗬斥又是羞辱。

說她冇規矩,不害臊,自不量力還想去勾引皇上。

還說皇上身邊好多禦林軍和禦前侍衛守著,她還冇靠近皇上的龍輦便會被當刺客抓起來。

她被羞辱得說不出話來,冇有辦法再在馬車中待下去,便跳下了馬車,怕去瞧皇上會真的被當作刺客抓起來,便跑到了河邊拔草,詛咒嫡母嫡姐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