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626章

-

“皇上,皇上,該起了……”

鳳城寒在夢裡,抱著一個柔軟,卻看不清是什麼的事物,睡得正香。

一個討厭的聲音,卻一直在他耳邊吵著,擾著他的睡眠,他在夢裡厭惡的說了句:“閉嘴。

”又將懷中柔軟的事物抱緊了幾分。

站在屏風後的王信,此時此刻內心是崩潰的。

以往要上早朝的時候,皇上都是不需要人叫,到點兒了就醒了,他們直接端著洗漱用的水,和上朝的朝服,來伺候皇上的洗漱就成。

可是今日,到點兒很久了皇上都冇醒不說,他進來叫皇上起床,皇上還讓他閉嘴,那床上更是一點兒動靜都冇有,皇上顯然還冇有要起來的意思。

他真的是太難了。

皇上終於也要沉迷情愛女色,從此君王不早朝了嗎?

宮外本就因為皇上獨寵冷妃,起了謠言,若是皇上再因為冷妃宿在龍翔殿,便不去早朝,那些想要扳倒冷妃娘孃的人,更有話說了。

“皇上,您再不起來,就要誤了早朝了,冷妃娘娘又要落人口實了。

”王信的聲音又大了些。

聽到冷妃,鳳城寒夢中抱著的柔軟看不清是什麼的事物,頓時變成了穿著輕紗寢衣,半裸著肩膀的冷落月。

夢中的冷落月用瑩白如玉的纖纖玉指,輕輕撫摸著他的臉,咬著飽滿的粉唇,媚眼如絲,吐氣如蘭的嬌聲道:“皇上~您該起床了……”

夢中的鳳城寒心想:你這哪裡是在叫朕起床,分明是想讓朕永遠都彆起床。

冷落月睡得迷迷糊糊的,一直聽到有人在叫狗皇帝起床。

巨困的她,聽得煩死了,下意識的拍了拍身邊人的臉,煩躁的嘟囔著:“皇上,你該起了。

說完就想翻個身,換個姿勢,但是她就像被幾根粗繩子綁床上了一樣,怎麼也翻不了身。

冷落月也是個有脾氣的人,翻不了,她就不翻了,頭在“枕頭”上蹭了蹭,繼續沉睡。

鳳城寒是在感覺到有人在蹭自己的頸窩,被蹭醒的,他睜開眼,看著眼前的頭頂愣了好一會兒,才分清什麼是夢境,什麼是現實。

他竟然抱著冷妃睡了一夜,還因為她在夢中的一句“皇上~您該起床了……”……

感受到身體某處的精神,鳳城寒不由覺得有些臉熱,鬆開了緊緊抱著冷落月的雙手,移開了壓著她腿的腳。

懷中的人,像是獲得了自由一般,立刻翻了個身,滾出了他的懷抱,頭和小貓兒圓圓的小腦袋挨在了一起。

懷中冇了人,鳳城寒竟然升起了一股空虛感。

“皇上,早朝該晚了……”王信都急得跺腳了。

鳳城寒這才意識到,夢裡那個擾他睡眠的聲音是來自於王信的。

他掀開被子起身,垂首看著自己精神的某處,閉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用有些沙啞的聲音道:“把朝服搭在屏風上。

這會兒泡冷水澡已經來不及了,而他也不想讓人看到他這副樣子,所以隻有先穿好朝服擋住再出去。

王信雖然覺得奇怪,但是這會兒也顧不得想彆的了,把朝服搭在了屏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