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617章

-

“也不知道,這女子是那家的才女。

”能破棋局者,必定是有才的,有才,斷不會是無名之人。

聽雪閣二樓的人,聽說棋局破了,都紛紛趴在欄杆上朝下看,想知道是何人破了棋局?

穿著藍色長衫,戴著方帽,瞧著儒雅隨和的掌櫃隨夥計前來。

先是看了一下棋盤,點了點頭,說:“白子確實活了。

隨即抬起頭衝冷落月揖手道:“這棋局自聽雪樓創建以來,便一直襬在這兒,夫人你是頭一個破解,一招便讓這白子活過來的人。

夫人大才,不知夫人高姓大名?”

這棋局之所以會擺在這兒,是因為這棋局,也是困擾他們東家多年的棋局。

十多年前,東家與一高人下棋,下到這般境地,東家見已入死局,便要丟子認輸。

怎料高人卻說,還冇有到認輸的時候,隻需一子,白子可活。

東家問該落哪兒,那高人又不說,讓東家好好琢磨。

東家琢磨多年,琢磨不出來,更不敢再去找那高人下棋,因為覺得丟人。

便建了這聽雪閣,想他一人破不了這棋局,那這天下才子總能破吧!

哪知這聽雪閣一開便是十年,可卻無人能破棋局。

東家已經垂垂老矣,前段是時間來聽雪閣,瞧見這未破的棋局,還說,“難道我註定要帶著這個棋局進棺材嗎”

冇想到今日,這棋局竟然被人破了,破棋局的人還是個女子。

這下,東家不用帶著棋局進棺材了,就算是死應該也無憾了。

冷落月高深莫測的眯著一雙杏眼道:“佛曰:不可說。

“……”掌櫃的眼角抽了抽。

我就問你個名字而已,有什麼不可說的?

掌櫃扯了扯嘴角道:“既然夫人不想說,我便不勉強了。

說著,將手中拿著的紅木雕花長條盒子遞給了冷落月,說:“這裡頭有一枚刻著聽雪閣三個字的玉佩,隻要拿著玉佩來聽雪閣,所有消費都無需付賬。

一萬兩銀票,也在其中。

冷落月接過,打開瞧了瞧,見裡頭確實躺著一枚刻著聽雪樓三個字的羊脂白玉,還有一疊銀票。

“謝了。

”她笑著說罷,側身便將盒子遞給了采薇。

采薇立刻把盒子攥得緊緊的,這裡頭可是娘娘掙來的銀票,可不能被搶了或者丟了。

接著掌櫃的便親自迎冷落月她們上了樓,還讓她們坐了樓上的雅間兒。

聽雪閣這雅間兒很妙,類似於榻榻米,上頭鋪著軟席,放著軟墊,擺著張放著香爐的長幾。

四麵都是屏風,每一扇屏風都是可以活動的。

用手一撥,屏風就可以打開,看到外麵的人。

小貓兒覺得這屏風很有意思,坐在軟席上,用小手撥開屏風,小腦袋一歪,衝正對著雅間兒坐的書生,露出個有齒的笑來。

書生也被他這可愛的模樣逗得笑了起來。

見書生笑了,小貓兒又把屏風關上,過了一會兒,又撥開屏風,還五指成爪,扮著小腦斧,張著嘴“嗷嗚”了一聲。

書生正飲茶呢!猛然看到他這能把人萌出血的模樣,頓時便嗆著了,拍著胸口咳個不停。

“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