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60章

-

鳳城寒點了點頭,抬手是示意齊嫣免禮。

齊嫣直起身,目不轉睛地看著鳳城寒走到主位上落座,而後才坐下。

蘭嬪等後妃見此,都在心中大罵齊嫣不要臉。

一個還未出閣的女兒家,竟然這樣盯著男人看,當真是不害臊。

也不知道這長安王妃,是怎樣教導女兒的。

皇上到了,夜宴開始。

坐在角落的樂師們,奏起了歡快的絲竹之聲。

“今日是中秋佳節,咱們一起喝一杯吧!”太後端起了酒杯。

眾妃子端著酒杯起身,由太後和皇上隔空碰了杯。

太後飲完酒,想起了自己那遠在封地的皇子,歎息著道:“若是夜兒在,咱們就算真的團圓了。

這中秋佳節本是一家團員的日子,她們都在皇城,可是她的夜兒隻能孤零零地一個人待在封地。

聞言,齊嫣歪著頭道:“姑母若是想夜王表哥了,讓皇上表哥下詔,詔夜王表哥進京來看姑母便是。

”這是最簡單不過的事兒了。

這皇子一旦封王,便得前往封地,無詔不得入京。

鳳城寒冷冷地道:“母後若是想皇弟了,應該早說纔是,朕便下詔讓皇弟進宮陪母後了。

“等哀家十月是是生辰時,你再下詔讓他進京也一樣。

”這皇上若是心裡有她這個母後,又何須她對他說她想夜兒了,他自己就直接下詔讓夜兒進京了。

穿著紅色輕紗的舞伶如魚貫入,在殿中翩翩起舞。

殿中眾人,一邊喝酒吃菜,一邊欣賞舞伶的舞蹈。

曲終,舞畢。

太後看了鳳城寒一眼,說:“我記得嫣兒的舞跳得極好,不如讓嫣兒跳個舞給咱們助助興吧!”

鳳城寒端著酒杯也不言語。

眾嬪妃垂下了眼瞼,擋住了眼中的鄙夷之色。

太後讓這齊嫣跳舞,不就是想讓她在皇上麵前表現,讓她勾引皇上嗎?

齊嫣起身,嬌羞地福了福道:“那嫣兒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前幾日,姑母就派人去王府說了,讓她中秋進宮赴宴,好好準備準備,屆時好在皇上表哥麵前好好表現一番。

所以,這舞她都練了好幾日了,就為了今日能在皇上表哥麵前大放光彩。

“那便由臣妾來為郡主撫琴伴奏吧!”儷妃笑盈盈地站了起來。

蘭嬪一聽,眼中精光一閃,忙起身道:“臣妾幫郡主伴唱。

這風頭,她們可不能讓這齊嫣郡主一個人出了。

這伴奏,伴唱的人都有了,其他嬪妃隻晚了一步,便錯失了在皇上麵前表現的機會,暗暗咬牙。

齊嫣的眼角略不可見地抽了抽,心中雖然不願讓儷妃和蘭嬪幫她伴奏伴唱,卻又不好拒絕,隻得硬扯出兩個笑來,道:“那就麻煩兩位姐姐了。

”說著她還衝二人福了福。

齊嫣走到殿中,擺好了姿勢。

儷妃撫起了琴,輕靈悅耳的歌聲從蘭嬪的口中飛出。

齊嫣含羞帶怯地看了上麵的鳳城寒一眼,在曲聲和歌聲中婆娑起舞。

齊嫣舞姿輕靈,身輕似燕,柔若無骨,似花間飛舞的彩蝶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