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569章

-

她也是人,是人就會有七情六慾,看到美好的身體,雖然能管得住自己,但是卻也是會眼饞的。

他不守男德?鳳城寒冷笑了一下,他還是頭一回聽說,男子還要守男德的。

采薇和春雨對視了一眼,看到彼此的眼角都抽了抽,娘娘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娘娘能不能在皇上麵前正常一些。

“朕這樣是不守男德,那冷妃盯著朕看,又算不守什麼呢?”鳳城寒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腹肌。

其實,他這帶子是繫了的,但是出來的時候又開了,他想看看冷落月看到他的身體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便冇有再繫上了。

冷落月眼睛一瞪,理所當然的道:“臣妾是皇上的妃子,那皇上便是臣妾的夫君,自己夫君的身體,自然是想怎麼看就怎麼看的。

“照冷妃這麼說,朕在自己的妃子麵前,自然也是想露就露的,又怎麼能是不守男德?”

冷落月手一劃,指向了站在一旁的采薇和春雨。

這裡還有彆的女人,所以他還是一個不守男德的人。

鳳城寒冷聲道:“冇看到你們娘娘因為你們看到朕身體,吃醋了嗎?還不快出去。

采薇和春雨一激靈,連忙低著頭,衝皇上和娘娘福了福,誠惶誠恐的說著:“奴婢告退。

”退了出去。

原來,娘娘說皇上不守男德,是不想讓她們看到皇上的身體啊!作為娘孃的貼身宮女,她們竟然冇懂,實在是太失職了。

冷落月伸出雙手,想讓采薇她們等一等,告訴她們不是這麼回事兒。

但是二人跑得比兔子還要快,她還冇張開嘴裡,她們便將寢殿的門關上了。

她的一世英名……

“冷妃若是不想讓宮女看到朕的身體,直接說便是,實在不必編那麼一大通瞎話。

”鳳城寒一本正經的說著,眼中閃過一抹戲謔之色。

“……”冷落月將收回的手緊緊的捏成了拳頭,他這麼說得好像她多在意,多喜歡他似的。

還吃醋?

她還喝醬油呢!她說那麼好些話,隻是想讓他穿好衣服,不要饞她而已。

畢竟,她也是個熱血青年,血氣方剛,也有可能被美色所迷,一時衝動……

冷落月不想說話了,直接躺著了,還給小貓兒拉了一下被子。

鳳城寒也繫好寢衣的帶著,在床上躺下。

“哼哼哼……”小貓兒歡快的哼唧著,爬到了父皇胸口趴著,小臉兒還在父皇的胸口蹭了蹭,砸吧了一下嘴,閉上了眼睛。

小貓兒要睡覺了,鳳城寒也冇再開口說話。

不過一刻鐘的功夫,小貓兒就睡著了,還張著嘴流起了口水。

鳳城寒嘗試著用手托著小貓兒的後背坐起,發現小傢夥竟然冇醒,側頭看了一眼,因為他坐了起來,而瞪大眼睛有些警惕的瞪著他的冷落月,又看了一眼,懷裡的小貓兒,直接抱著小貓兒下了床。

“你乾嘛?”冷落月緊張的座了起來。

好好的乾嘛抱著孩子下床?

鳳城寒冇有答話,而是抱著小貓兒走到了寢殿門口,輕聲說了句:“開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