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525章

-

不是吧!不是吧!

冷落月癟了癟嘴,果然男人都是多疑的生物,不管喜不喜歡,愛不愛,隻要看到自己的女人,跟彆的男人有說有笑的,就會覺得自己的頭上長出了青青草原。

狗皇帝的頭上確實已經長出了草原,不過卻不是她種的,而且青青草原這會兒應該已經成了一望無際的原野。

狗皇帝這表情,加上他那陰陽怪氣的話,分明就是在懷疑和她和絕王有點兒啥。

王信鼻翼煽動,他也聞到了一股酸味兒。

小路子兩眼發光:我也聞到了。

鳳城絕快速地看一眼皇嫂,心底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如實回道:“也冇說什麼,就是皇……”察覺到自己不應該這樣稱呼,鳳城絕立即改口,“冷妃娘娘問臣給小皇子準備了什麼生辰禮?臣說準備的是一枚麒麟玉佩。

冷妃娘娘說小皇子現在這個年紀,愛吃愛玩兒,送再貴重的玉啊器的,小皇子又不能吃不能玩兒,還不如投其所好,送些實際的。

他頓了頓,又接著道:“冷妃娘娘說,禮物這種東西不在貴重,而是在收到的人會喜歡,高興。

就是這些了。

他還是頭一回聽到這種說話,也覺得很有道理,所以纔會笑得……嗯,按皇兄的話來說,就是那麼開心。

皇兄因他和皇嫂有說有笑而不高興,可見在皇兄還是在意皇嫂的,因為在意纔會因為皇嫂與彆的男子有說有笑而不高興。

見絕王一本正經地回完話,一副君子坦蕩蕩的模樣,鳳城寒心地湧出一絲尷尬。

想起自己放才問的話,和問話時的語氣,分明就是懷疑他和冷落月之間有什麼,才陰陽怪氣的質問。

三皇弟是正人君子,斷不會與他的後妃有什麼,倒是他那反應,反倒是讓三皇弟看笑話了。

要是平時他不會這樣的,今日估摸著也是被那些大臣氣狠了。

“三皇弟今日……”覺得有些丟人的鳳城寒想要轉移話題,但是話問道一半又想起,今日是他母妃蓮貴妃的生辰,每每蓮貴妃生辰或者忌日的時候,他都會去蓮貴妃曾經住過的宮殿坐一坐。

為此,自己特地準了他在這兩個日子,無需通報便可進出後宮。

“三皇弟難得進宮,今日便留在宮中用膳吧!”鳳城寒說。

嗬嗬,冷落月在心裡乾笑兩聲,狗皇帝這臉變得還挺快。

“不了。

”鳳城絕說,“臣今日和君太子約好,要帶他去吃寶泰樓的醋魚。

君太子在京期間,全是都絕王招待的,他為人溫和有耐心,是最能將這君太子招待好的人。

“時候不早了,臣也該出宮了。

”說罷,鳳城絕便衝皇兄和皇嫂拱了拱手。

鳳城寒和冷落月均衝他點了點頭。

“白白……”懂禮貌的小貓兒,也衝三黃淑擺了擺手。

鳳城絕嘴角微微朝上揚了揚,轉身離去。

鳳城絕走出老遠後,鳳城寒抱著小貓兒,用審視的目光看著冷落月,他信絕王,可不信她,她方纔的反應擺明瞭是被撞見後的心虛。

“皇上這樣看著臣妾作甚?”冷落月被看得很不自在,他這眼神就像是在看犯人一般。

“哼。

”鳳城寒冷哼一聲,抱著小貓兒走了。

冷落月白眼翻上了天,“哼什麼哼。

”小聲逼逼著,對著狗皇帝的後背隔空踢了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