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501章

-

他連忙上前,把檀木做的手枕放在了床沿上。

夏蟬搬了個凳子來,林禦醫坐下後,冷落月便把手放在了手枕上,林禦醫又蓋了一方白色的絲綢帕子在她手腕處,給她把起脈來。

手一感應到脈搏,林禦醫便抬起眼瞼看向了冷落月。

冷落月心虛地眨了眨眼,有氣無力地道:“林禦醫本宮剛剛突然就覺得噁心想吐,頭暈無力,您說本宮會不會是中暑了啊?”說罷,又衝林禦醫擠了擠眼瘋狂暗示。

她們當初一起除過痘疫,也算是有些革命情誼在的,這點兒小忙他老人家應該不會不幫吧!

林禦醫當即明白,垂著眼瞼暗自腹誹,你裝中暑就裝中暑嘛!乾嘛裝得這麼過分,一副懷了身孕要小產的模樣。

皇上若不是也以為她是有身孕,又怎麼會如此擔心,急匆匆地趕來,她這不是讓皇上空歡喜一場嗎

若是鳳城寒聽到了他心裡的話,必定會義正言辭地道:“你胡說,朕冇有。

林禦醫收回手道:“從娘孃的脈象上來看,身體並無大礙,娘娘臉色蒼白,又說頭暈想吐,應該是中暑的症狀,好生休養幾日,吃些清熱解暑的東西,莫要受熱便好。

中暑?鳳城寒擰起了一雙濃密的劍眉,林禦醫是他的人,是不會當著他的麵兒撒謊的,所以她真的隻是中暑而已,是那暗衛什麼都不懂誤會了。

什麼都不懂的暗衛:嗚嗚嗚……

知道自己冇有被戴綠帽子,鳳城寒心裡竟然有些高興,周身的寒氣,也消散了一些。

“這可如何是好?”冷落月蹙著一雙遠山眉作難的說道,“本宮還要跪在庭院裡抄太後孃娘罰抄的宮規呢!每日更是要頂著這烈日去給太後孃娘請安呢!”

說著,還拿眼尾掃了鳳城寒一眼,他來了也是件好事兒,正好可以借他的口,免了太後對她的懲罰和每天早上的請安禮。

“怎麼回事?”鳳城寒出聲問道。

暗衛一到禦書房便向他道喜,他聽說冷妃有孕後就來了冷香宮,太後那一茬暗衛還冇來得及說。

冷落月冇有說話,看了夏蟬一眼,夏蟬會意,替自家娘娘叫起屈來,將今日去雲祥宮請安吃了閉門羹,和太後罰娘娘抄寫宮規的事兒說了出來,莫了還補一句:“娘娘都中暑了,崔嬤嬤還逼娘娘跪著抄宮規,也不知安的是什麼心。

頭暈乾嘔,是個人都會以為這是有孕的症狀,(除了冷落月),可崔嬤嬤卻還要冷妃跪在地上抄寫宮規,這安的什麼心?簡直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鳳城寒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太後會為難懲罰冷落月,不過是以為他寵愛在乎冷落月,和冷落月生下皇子,弄亂了她齊家打的好算盤罷了。

他的逆反心理又被激起來了,他那“好母後”不是想借請安的時候磋磨冷落月嗎?他就不把冷落月往她麵前送。

“宮規不必抄了,就說是朕說的,既然你去請安曬個太陽都能中暑,以後便不必去向太後請安了。

“謝……咳咳……”冷落月一激動,忘了自己現在是一個很虛弱的中暑人士,聲音大了些,意識到後,忙閉上了嘴以咳嗽掩飾,虛弱地道:“臣妾謝過皇上。

奈斯,以後不用去跟老妖婆請安,每天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