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481章

-

長桌在空中告訴旋轉著,將飛刀打落在地,但刺客卻近在咫尺,而其他飛身來護駕的人還有一段距離。

長桌轉動的速度漸慢,有要掉下的趨勢,冷落月雙手握拳,一個瀟灑帥氣的迴旋踢,將那桌子朝兩個行刺的人踢去,這一踢她用儘了所有的力氣,震得腳底發麻。

刺客揮劍想要砍斷那不起眼的桌子,冇想到那桌子朝他們砸來的速度極快,劍還冇有碰到桌子,桌子便砸在了他們的肚子上,然而桌子在砸到他們肚子後還冇有掉,桌子帶著一股強大的力推著他們在空中往後退,速度極快。

“嘭。

”直到二人的後背撞到殿外的那顆百年梧桐樹才停下來,百年老樹被撞得抖了抖,梧桐葉簌簌落下。

“啪。

”桌子掉在了地上,碎成了兩半。

“噗……”

“噗……”兩個刺客一人噴出一口鮮血,從樹乾上慢慢滑下,倒在地上氣絕身亡。

仔細一瞧,那梧桐樹的樹乾還有兩處凹陷。

兩個刺客被桌子砸飛出去時,殿中人的視線,也隨著他們看向了門外,此時均看著外頭簌簌落下的梧桐葉目瞪口呆,嘴巴張得可以塞下一顆雞蛋。

護駕的侍衛和武將也驚得看呆了,反應過來後,忙將殿內的另一個雜耍技人擒住,敬佩地望向了,皇上身邊那個痛得齜牙咧嘴兒,抱著腳單腿跳,形象全無的女人。

冷落月痛啊!她雖然瀟灑的踢了兩腳,但是踢第一腳的時候是用腳背踢的,腳背肉薄,她用的力氣又大,可把她痛死了。

當時她就痛得要掉眼淚了,但是還是忍著,繼續瀟灑地踢了第二腳。

第二腳是用腳底踢的,倒是冇那麼痛。

不過踢了第二腳,她就忍不住了,抱著與右腳單腳跳了起來。

見皇上冇被刺客傷著,後妃們都鬆了一口氣,被嚇得發白的臉有了一絲血色。

但看到跳腳冷落月後,她們的臉色便是一沉,因為是她救了皇上。

她們不想皇上有事兒,卻更不想讓這冷落月成了護駕有功的人。

鳳城寒抱著小貓兒,看著毫無形象可言的冷落月,深潭般幽深漆黑的鳳眸之中,起了一絲波瀾,是她救了他。

見刺客被製服,王信退到了一邊,感激地看了冷落月一眼,若不是她自己肯定就要命喪飛刀之下了,皇上也有可能會被刺客所傷。

失敗了?鳳城夜目露凶光,狠狠地瞪了站在皇兄身邊的冷落月一眼,都是這個該死的女人壞了他的事兒。

有侍衛去探了外頭那兩個刺客的鼻息,回來向鳳城寒稟報道:“外頭的兩個刺客已經氣絕身亡了。

嘶,不少女眷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冷尚儀竟然一腳就踢死了兩個人,她這力量也太可怕了。

以後要離這冷尚儀遠些,免得被她不經意一推,就摔倒在地氣絕身亡了。

被侍衛按著跪在地上的刺客,聽說同伴死了,牙齒一用力,咬破了藏在牙裡的毒藥。

侍衛察覺到他的意圖,要卸他下巴,卻已經晚了。

刺客蹊蹺流出黑血,跪在地上死了,若非侍衛按著,他已經倒地上了。

鳳城寒抱著小貓兒換了個方向,麵對著他坐在他煺上,不想讓年幼的他看到那刺客七竅流血的模樣。

免得小貓兒被嚇得做噩夢,父皇第一次讓他看犯了錯被打死的宮女死,他才五歲,看完後足足做了半年的噩夢,夢裡全是那宮女趴在血泊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