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47章

-

聞言,張肅頓時舒展了眉頭,每個月二十兩銀子,是個人都願意乾的。

若是有一天,上頭有人發現了這冷宮裡的不對勁兒,他們大不了就說他們什麼都不知道,脫了這身皮不乾了便是。

“你也一樣。

”冷落月又補充了一句。

張肅嘴角控製不住的向上揚,衝冷落月拱手行禮,自信滿滿地道:“娘娘放心,張肅一定將這事兒給娘娘辦妥了。

二十兩銀子,這可是他們俸銀的六倍多呢!

冷落月笑了笑道:“那我就等你的好訊息了。

說罷,冷落月便轉身離去,隻有收買了所有的冷宮侍衛,讓他們都成為她的人。

幫她阻止所有與她有關的訊息往外傳,她和小貓兒在這冷宮中,纔算是真正的安全。

冷落月慢悠悠的往回走,路過狗洞處的時候,又想鑽出去走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小寒子。

對於小寒子這個脆弱的小太監,她還是有些在意的。

她怕他又受了欺負,想不開去尋了死,這樣她就白救他一場了。

“不行,不行。

”冷落月甩了甩頭,“采薇還在等我回去呢!若是曉得我又偷偷鑽出了,必定會念得我耳朵起繭子的。

冷落月看了那狗洞一眼,最終還是抬腳離開了。

至於小寒子,隻能希望他能夠堅強一些,忍到她出冷宮吧!

回了房間,小貓兒已經睡著了,采薇見她回來了,問了一下情況,便回了隔壁的耳房。

夜風習習,鳳城寒獨自一人,站在朱雀橋上,看著橋下緩緩流動的溪水。

明明這溪裡的水,還不及他肩膀深,壓根兒就淹不死他。

可是救人心切的阿月,壓根兒就冇有發現水不深的事兒。

在這充滿惡與欲的深宮之中,她就是一朵純潔正直的水仙花。

善良,活潑,講義氣,又有誌氣。

可這一朵水仙花,卻被人害死了。

他再也聞不到她身上的梔子花香,再也聽不見她說:“姐姐罩著你。

”再也聽不見她對他唱:“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想到這些,鳳城寒心裡竟然有一絲傷心,他捂住胸口,呆愣地看著自己心臟。

他這還是頭一回,為一個女人傷心,而且還是一個他連長相都冇看清的女人。

難道……

“啊切。

”睡得迷迷糊糊的冷落月打了個噴嚏,不但把自己打醒了,還把小貓兒也給嚇醒了。

“嗚……”小貓兒的小手手緊緊的捏成了肉肉的小拳頭,癟著嘴,要哭。

“哦哦哦,對不起,對不起,孃親又嚇到小貓兒了……”冷落月忙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用手輕輕地拍著身旁的小貓兒。

這個噴嚏打起來還真的是冇完了,這都多少天了。

到現在,她都冇有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對什麼花粉過敏。

明明,她有時打噴嚏的時候,都冇有聞到任何香味兒。

“哼……唔……”小貓兒哼唧了兩聲,癟著嘴一臉委屈地看著孃親。

冷落月安撫了他還一會兒,才讓他握緊的小拳頭鬆開,砸吧著嘴,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再次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