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427章

-

冷落月的雙手在水裡胡亂抓著,在覺得自己快要被淹死了,即將成為唯一一個淹死在浴池裡的穿越者時,她的右手忽然抓住了一根不太硬的“棍子。

冷落月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手下意識地抓緊。

“嘶……”頭頂似乎傳來了狗皇帝倒吸涼氣的聲音,這狗皇帝真的是狗它媽給狗開門,狗到家了。

看到自己落水了,都不說伸手拉她一把!還欣賞她落水的窘態,欣賞得倒吸涼氣。

都說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們也做過一夜夫妻,她還給他生了個兒子,他都不救自己。

就兩個字,無情。

忽然一隻大手,抓住了冷落月的後襟,“嘩”的一聲,將她提出了水麵。

呼吸到新鮮空氣,冷落月也下意識地鬆開了抓緊的“棍子”。

“咳咳咳……”冷落月劇烈地咳嗽著,把嗆進氣管兒裡的水給咳了出來。

她的後襟還被抓著,腳冇有落地,衣襟勒著她的脖子,讓她覺得十分難受。

鳳城寒鐵青著臉,一雙鳳眼蘊含著風暴,憤怒地瞪著麵前不停咳嗽的女人。

女人咳出的水,噴了他一臉,他閉了閉眼,額頭上青筋爆起,顯然已經忍耐到了爆發的邊緣。

冷落月用手摸了摸臉上的水,睜開眼睛,便對上了鳳城寒那張鐵青的臉,那他深潭般幽深的鳳眸之中,含著懾人的怒意。

等等,鳳城寒還靠著浴池壁,而她是被鳳城寒抓著後襟提溜起來的,所以她方纔就是在他麵前撲騰呢!那麼她放才抓的“棍子”又是啥?

冷落月下意識地朝下麵看了看,瞬間明白了,她抓的“棍子”是……

“咳咳咳……”冷落月不好意思地咳了起來,臉漲得通紅,難怪他剛纔會嘶,原來是被她抓痛了。

她還看?“冷、落、月。

”鳳城寒咬牙切齒地叫著冷落月的名字,身上散發著駭人的殺意。

不管她是無意抓的,還是有意抓的,她今天都死定了。

這駭人的殺意,讓冷落月打了個寒顫。

她連忙解釋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會水,是因為要淹死了,才靠著求生的本能,胡亂抓到的,我不知道那是皇上您的……”

冷落月在腦子裡搜尋著合適的詞,“龍根,我要是知道,是絕對不會抓的。

”抓了不該抓的東西,她等會兒得多洗幾遍手。

“你以為你不是故意的,朕便會放過你嗎?”鳳城寒冷笑道。

天真!

握草,狗皇帝這要殺人的樣子真的好可怕,冷落月瞪著濕漉漉的杏眼看著鳳城寒,眼中帶著懼意,就如同誤入狼窩的小鹿的那種眼神。

鳳城寒目光微怔,竟然覺得她這模樣瞧著有些可憐,那顆堅硬無比的心,也軟了一分。

她的濕發貼在雪白的臉上,因為害怕貝齒咬著飽滿的下唇,有幾分可憐,也有幾分撩人。

鳳城寒的喉結,不受控製地上下動了動。

眼睛下移,隻見她那被打濕的藍色襦裙,緊緊的貼著她的身體,暴露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原來她的身材這麼好的嗎?鳳城寒有片刻的失神,腹部升起一股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