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420章

-

“好久不見呀!宿樂師。

”冷落月笑著沖走到自己麵前得宿池問好。

“好久不見,冷、冷尚儀。

”宿池揖了揖手,雖然他早已經聽說她出了冷宮,但是卻還是頭一次在冷宮外見她。

呃……好像在冷宮裡見她也隻有一次,不過在冷宮裡那次,是他眾生難忘的一段經曆。

“不知道冷尚儀來找我是為了何事?”這個冷尚儀出冷宮這麼久了纔來找他,因該不是為了來找他敘舊的。

雖然她來找宿池確實有事兒,但是冷落月卻想逗逗這個單純又正經的年輕人,“冇事兒就不能來找你嗎?”

宿池有些不好意思地低著頭道:“也、也能。

“好了,不逗你了,我來找你確實有事兒。

”這個宿池的反應,給了她一種,她好像是在調戲良家婦男的感覺。

“請說。

”宿池放鬆了一些。

“我是想問問令兄現在在京都嗎?”冷落月直接問道。

宿池怔了一下,這冷尚儀與兄長並無關係,為何特地跑來問他兄長是否在京都?雖然他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如實回道:“兄長現下不在京都,兩個月前為了譜出更好的曲子,出去遊曆了。

冷落月笑了,看來王婕妤是得償所願,與她那心上人宿白雙宿雙飛了,這可真的是太好了。

冷落月這笑讓宿池有些摸不著頭腦,難道兄長不在京都出去遊曆,對於她來說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兒嗎?

“出去遊曆了啊!那冇事兒了。

”冷落月笑著衝宿池擺了擺手,“我先走了。

說罷,轉身便下了台階,獨留宿池一人站在門口兩眼懵逼。

……這就冇事兒了?

“對了。

”走下台階的冷落月轉頭看著宿池道:“你們方纔彈的那首曲子,可以試著加入鼓,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鼓?”宿池道:“鼓聲太大,怕是會壓過其他樂器的聲音。

鼓雖然也算是一種樂器,可以向都是被用來作為戰鼓,在打仗時振奮軍心的,還未曾在樂曲合奏時用過。

冷落月道:“也不用從頭捶到尾,在合適的地方加入,而且這鼓聲不也是有大有小,有急有緩的嗎!你們慢慢琢磨吧!”

說罷,冷落月便扭頭走了。

宿池頓時如醍醐灌頂,茅舍頓開,他知道該怎麼做了。

他衝著冷落月離開的背影揖手一拜,然後轉身進了樂工坊。

冷落月揹著手往龍翔殿走,走過一座拱橋時,隱約聽見一陣孩子的哭聲。

“這宮裡哪裡來的孩子?”冷落月小聲嘀咕著,猶豫了一下,決定去看看是哪兒的孩子在哭。

冷落月豎著耳朵認真聽著,循聲找了過去,走了好長一段路,才走到發出哭聲之處。

她這個耳聰目明的技能,也是絕了,這麼遠都能夠聽到。

她所在的地方是一處假山,而那哭聲,便是從這假山後傳出來的。

冷落月繞到假山後,看到了一個穿著灰藍色太監服,瞧著才六七歲大的小男孩,正靠這假山坐著,抱著雙腿傷心哭泣。

冷落月大驚,這宮裡竟然還有這麼小的小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