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384章

-

“是何法?速速說來。

”鳳城寒的臉上也難得的露出了一抹喜色。

天花每每爆發,便要死不少的人。

雖然他們已經有了在天花出現時相對完美的應對預防之策,和能治療天花的良藥。

但是那應對之策是要消耗大量的物力人力和財力的,這次因為是在宮裡,染上天花的人也少,才能夠如此迅速的控製下來。

若是在其他地方大規模的爆發,就算有那應對預防之策,想要控製下來還是很艱難的。

若是能有完全抵禦天花之法,那便是一勞永逸,天下百姓都無需被天花所苦。

陸院使說:“接種牛痘。

“為何牛痘?”鳳城寒問。

“牛痘就是牛身上長的痘痘。

”林禦醫解釋道,“臣等於冷落月一同防治天花時,她曾告訴臣等,在那本寫著應對之策和藥方的古籍上,還寫著一種可以完全預防的天花的辦法,那便是將牛痘的痘漿,接種到人的身上。

咦……王信和小路子的五官皺在了一起,將牛身上痘痘的痘漿接種到人身上,這未免也太噁心了。

鳳城寒倒是冇有噁心,隻是在聽到皺起了一雙劍眉,又是冷落月。

“這是為何?”鳳城寒比較好奇,牛身上的痘漿為何接種到人身上就不會染上天花了。

林禦醫雖然年紀有些大了,但是記性卻是極好的,將冷落月曾與他說的話,都向皇上覆述了一遍,末了還加了一句:“這都是冷落月告訴臣的。

”生怕皇上不把這功勞算冷落月頭上。

陸院使道:“林禦醫聽冷落月說後,便將這事兒告訴了臣,臣與林禦醫和冷落月一商量,決定驗證此法是否有效,便在刑部大牢找了些死囚為他們種上了牛痘,接種牛痘後,那些死囚隻有輕微不適,不過一兩日不適便消失了。

“接著又將染上天花的人的貼身之物,送出宮,讓那些是接種過牛痘的死囚接觸了多日,如今已經半月有餘,那些死囚均未染上天花,顯然他們的身體已經對天花免疫了。

免疫這個詞,還是他跟冷落月學的呢!

“有冇有可能是那些貼身之物,根本就不能傳染人呢?”鳳城寒提出了質疑。

“臣有罪,請皇上責罰。

”陸院使突然跪在了地上。

“愛卿有何罪?”鳳城寒問。

陸院使看著光潔的地板道:“為了證明那些貼身之物是否有傳染性,臣還讓一個即將被砍頭的死囚,接觸了那些衣物,讓刑部的人單獨將那死囚關在了一處。

那死囚不過五日便開始出痘,雖然讓給他餵了良藥,但是那死囚還是死了。

那死囚雖然是將死之人,但是卻也是不能隨便處置的,陸院使的做法自然也是不合規矩的。

原本他和冷落月還有林禦醫商量的,是冇有讓未接種牛痘的人接觸那些貼身之物的,但是陸院使為了保證他們的驗證是百分之百的準確無誤的,能經住所有的質疑。

所以宮中的天花結束後,他又找了個死囚,接觸了接種過牛痘的死囚所接觸過的貼身之物。

林禦醫詫異地看了陸院使一眼,冇想到他還做了這樣的事兒。

“愛卿何罪之有?愛卿此舉也是為了天下百姓,快快請起。

”鳳城寒冇有半點兒要怪罪陸院使的意思,不但不覺得他有罪,反而覺得他有功。

一個死囚而已,不論是染上天花而死,還是被砍頭而死,那都是要死的。

他能為了驗證牛痘是否有效而死,倒也算功德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