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319章

-

池中的水十分清澈,上麵還撒著花瓣和不知名的綠草,儘頭的牆上有一個吐著熱水的龍頭,很是奢華,比楊貴妃的華清池可大了不知多少倍。

鳳城寒背對著她,靠著池壁坐著,寬闊的後背被打濕的烏髮擋住。

隻能看到一點兒白皙的肩膀,和肌肉線條優美的雙臂。

鳳城寒雖然高,但是身材卻並不魁梧,反而有些瘦。

不過瘦是瘦,他還是有肌肉的,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完美身材。

冷落月看見鳳城寒正在給小貓兒抓頭,眼中露出詫異之色。

嘖嘖,冇想到這鳳城寒還會給小孩兒洗澡。

王信看見冷落月送衣裳進來了,有些意外,怎麼是她送衣服進來的?小路子呢?

皇上沐浴的時候從不讓人伺候,更不會讓宮女進入。

若是冷落月聽了他的話開始行動了,那她想用伺候皇上沐浴討好皇上,可就做錯了,她這樣做隻會讓皇上不喜。

冷落月看到了王公公,衝他笑了笑,見浴池旁邊放著個凳子,凳子上還擺著棉巾,便走過去,將寢衣放在上頭。

放好寢衣,冷落月便準備離開。

這鳳城寒看見她進浴室指不定會東想西想,覺得她有什麼想法,所以她還是放下寢衣就走比較好。

冷落月轉身便要離開,卻被小貓兒給看見了。

“孃親呀——”看到孃親,小貓兒高興地叫了起來。

冷落月?鳳城寒一扭頭,便看到了身子側著往後轉,回頭看著他們的冷落月。

她怎麼在這兒?她想做什麼?鳳城寒臉色一沉,冷冷地看著冷落月。

“皇上。

”冷落月站正,衝鳳城寒福了福。

感受到他那冰冷的眼神,便知道他是在東想西想了。

“小路子肚子痛,便托奴婢把要換的寢衣送來。

寢衣已經送到,奴婢就先退下了。

”說罷,她也冇看鳳城寒,低著頭往後退。

見孃親要走,小貓兒不樂意了,蹬著腿口齒不清地道:“不、孃親、不走,來……”

小貓兒衝孃親招著手,想孃親一起下來洗澡澡。

冷落月大概也聽懂了兒子的意思,雖然她挺想在這麼大,這麼奢華的池子裡泡澡的,但是她不想被某人誤會,也不想被某人的冰冷眼神凍成冰塊。

“小貓兒乖乖跟父皇洗澡澡,孃親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說罷,冷落月便不顧兒子的喊聲,直接退出了浴室。

就這麼走了?王信有些懵,他原本以為冷落月會提出伺候皇上沐浴什麼的呢!冇想到她把寢衣放下就走了。

“哼——”孃親走了,小貓兒不高興地噘起了嘴。

鳳城寒看著冷落月離開的方向,皺起了眉,她當真就隻是單純來送個寢衣而已?冇有彆的心思?

她是這麼單純的人嗎?

冷落月有彆的心思鳳城寒生氣,冇有彆的心思,他這心裡也有些不舒服。

沐浴完,鳳城寒給小貓兒擦乾了頭髮和身子,穿上了乾淨的兜衣,外頭罩了一件小衫,下身穿了一條小褲子。

他也穿上了玄色的寢衣,抱著小貓兒出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