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262章

-

儷妃麵露詫異之色,冇想到這冷落月會承認得這麼快。

還說是她讓冷宮的人做的東西,也是她哀求侍衛幫她帶出去售賣的。

那麼將宮中之物私自帶出宮的主謀便是她了。

她這認罪認得就跟邀功一般,難不成在冷宮裡待了一年多,她將這宮裡的宮規都給忘了個乾淨不成?

鳳城寒的眼中也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她承認得倒是挺快,還將所有的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了?怎麼,她是怕冷宮裡那些女人和看守冷宮的侍衛受到牽連嗎?

提到冷宮侍衛,鳳城寒又想起了一個人,那便是張肅。

張肅曾告訴過他,用鴨絨做衣裳的法子,便是從冷落月的口中說出來的。

張肅曾是冷宮侍衛,自然也幫著冷落月帶東西出過宮,若是要追究罪責,那這張肅自然也是要追責的。

張肅是他弄到工部去的人,也算是他的人,他對此人也十分看好。

就因為這張肅是他弄到工部去的,這朝中有不少人都在盯著他,若是追究他違反宮規指責,朝中得某些人,必定會咬著他不放的。

儷妃見鳳城寒不說話,便道:“既然冷落月已經承認了,皇上你看該如何處置?”

既然冷落月是主謀,那便理應重罰。

冷落月見美人很想讓她受到處罰,便在心裡說一句:果然,越美麗的女人越危險,以後離這個美人遠一點兒。

這儷妃本來想著她說了這句話後,皇上必定會問她覺得該如何處置?然後她便按宮規說出要如何處置冷落月。

但是鳳城寒並冇有配合她,而是看著冷落月問:“你可知此舉違反了宮規?”

“知道。

”冷落月回答得十分的乾脆。

“在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儷妃接了話。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啊!冷落月在心中歎道。

做了一下表情管理,抬起帶著五分無奈,三分可憐,兩分自責地鵝蛋臉,看著狗皇帝道:“可是若奴婢不違反宮規,那便活不下去,小皇子也早就跟奴婢一起餓死了。

“胡說。

”儷妃一個冇控製住,聲音大了一些,一大就顯得凶了。

意識到自己聲音有些凶,儷妃看了鳳城寒一眼,見他神色無異,便放心了。

降低了聲音繼續道:“膳房每日都會送上三餐,冬日裡更會提供木炭,那會把人餓死?”

這並不能成為她違反宮規的理由。

“那儷妃娘娘可知道那膳食是什麼樣的?”冷落月問完又接著說,“又黑又硬的饅頭還有一股餿味兒,清可見底的清粥,還有一股子黴味兒,炒的青菜更是冇油缺鹽,難吃不說,還吃不飽。

鳳生寒瞳孔畏縮,看著儷妃問:“冷宮中的膳食應該是這樣的嗎?”

又黑又硬的餿饅頭,一股子黴味兒的清粥,這些東西是給人吃的嗎?

儷妃擰著眉想了想,回道:“按例,應該是有正常的一飯一菜,逢年過節也會加道肉菜。

但是這一飯一菜,並不應該是有餿味兒的黑饅頭和有黴味的粥。

按規矩這發黴的米麪是應該扔掉的,但是負責做冷宮膳食的人卻拿來做了給冷宮的人吃,顯然是負責做膳食的人為了貪墨銀子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