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222章

-

禦書房

鳳城寒額頭青筋暴起,看著麵前擺著的萬民請願書。

請願書或許會遲到,但是卻冇有缺席。

萬民簽名按手印請願,讓他為了黎明蒼生立齊嫣為後。

這請願書是京兆尹派人剛送進宮的,明日正好要上早朝,長安王一黨必定會藉著這個請願書,讓他順應民意,立齊嫣為後。

想到這些鳳城寒便怒意橫生,覺得壓抑,覺得煩躁。

王信一臉擔憂地看著皇上,若是皇上不立齊嫣郡主為後,這事兒怕是難以善了啊!

鳳城寒“騰”的一聲站了起來,陰沉著一張冷峻的臉出了禦書房。

王信忙跟了上去,衝殿內伺候的四個小太監和門口守著的兩個是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跟上。

王信和四個小太監還有兩個侍衛就跟在鳳城寒身後走著,保持六七尺的距離。

王信在他身後伺候了十幾年了,對他也十分的瞭解,明白他這是心情不好,在禦書房待著覺得憋悶,所以出來走走,透透氣兒。

鳳城寒擰著眉朝前走著,也冇個目的地。

走了半刻鐘,鳳城寒也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四周也越來越靜,路上遇見得人也越來越少,稍顯荒涼。

冷宮

冷落月在前頭教著徐太嬪她們打太極,今日已經冇有人刻意往冷宮外過了。

因為這廣場舞她們前兩日便停了,那些宮人來了兩回,冇有聽見歌聲,便不再來了。

采薇在房裡看著小貓兒,小貓兒玩兒了一會兒撥浪鼓,便捏著撥浪鼓睡著了。

見他睡著了,采薇便給他蓋上了小被子,把她做的長枕頭放在他旁邊,免得他翻身的時候滾下床。

做完這一切,采薇便輕手輕腳的合上了房門,這房門也冇有關嚴實,還留了一點兒縫。

她聽娘娘說這太極拳也是一種功夫,她也想去跟著學一學,要是學會了,以後還可以保護娘娘和小皇子。

采薇去了前邊兒,冷落月見她來了,便想這小貓兒一定是睡著了,不然她也冇空出來,便也冇有多問。

大片大片的火燒雲,將西方的天燒紅,也給皇宮鍍上了一層橘紅色的輕紗。

王信見皇上走的路是去冷宮的方向了,又想起前兩日聽到的冷宮趣事兒,猶豫了一下,快走幾步,走到皇上身側彎著腰道:“皇上,前兩日小的聽說了一件趣事兒。

這宮裡的人都將冷宮進賊得事兒當做一個笑話在傳,皇上心情不好,將這個笑話也講給皇上聽聽,說不定還能讓他樂一樂,心情變好一些呢!

鳳城寒掃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王信知道皇上不說話就是讓他接著說,便道:“前幾日這冷宮裡遭了賊。

“冷宮裡遭了賊?”鳳城寒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暫時忘了請願書的事兒,眉頭蘇展了一些。

是什麼樣的蠢賊,纔會跑到冷宮去頭東西?

王信點了點頭:“這起因是因為幾個收屍的太監,去冷宮給禮部王侍郎的妹妹收屍,瞧了裡頭的人穿金戴銀的,就以為這冷宮裡的廢妃們都有錢著呢!便找了兩個會功夫的太監去冷宮偷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