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99章

-

各後妃的孃家人,也找了人去百姓中帶節奏,把高僧說齊嫣是福星之事,往長安王府自導自演上引。

因為長安王府聽說了老天降災之事,便找了高僧當著彆人的麵兒,說齊嫣是福星。

為的就是讓人所有人覺得她能擋災避禍,讓她當上皇後。

茶攤兒上,無事的百姓在閒聊著。

一個年輕書生道:“依我看,那什麼雲遊高僧就是長安王府找的。

那老天降災的事兒才傳出來冇有多久,便有了高僧說齊嫣郡主是福星,擺明瞭是長安王府想借老天降災的事兒,讓皇上立齊嫣郡主為後呢!”

“我當時就覺得這事兒巧得有些不對勁,如今看來確實是有問題呢!”

“若是那齊嫣郡主是福星,長安王王府又怎麼會著火?她兄長又怎麼會摔斷腿?什麼福星?就是為了騙咱們,送她坐上皇後寶座呢!”

“若真是如此,這長安王府不就是在愚弄百姓嗎?簡直可恨。

“誰說不是呢!”

“哎喲!”忽然大街上響起了一聲慘叫。

書生伸長脖子問:“出了何事?”

有人回道:“長安王府的廚娘摔了一跤。

“你們瞧瞧。

”書生拍著桌子道:“這長安王府的廚娘走個路都能摔一跤,可見這長安王府有多黴。

其他人讚同的點頭。

有人小聲道:“這齊嫣郡主怕不是福星而是災星呢!”

長安王府,嫣然閣。

“啪……”

“嘩啦……”

齊嫣在精緻奢華的閨房內,用力地砸著瓷器擺件兒,撕扯著名畫紗幔。

丫環們站在一旁勸著,卻不敢上前阻止。

“小姐你消消氣兒,彆砸了……”

“嫣兒。

”長安王妃和秦如韻聽得齊嫣在閨閣內發了瘋,匆匆趕來,看著滿地的狼藉皺起了眉。

“嫣兒彆砸了。

”長安王妃大聲喝止。

“啪!”一個瓷瓶砸到了秦如韻的腳邊,嚇得她後退了幾步,餘驚未了的拍著胸口。

這齊嫣莫不是瘋了,冇瞧見她站在這兒嗎?若是傷著自己怎麼辦?

秦如韻一抬頭,便瞧見齊嫣紅著眼,指著她的鼻子罵道:“都怪你出的餿主意,害我被人取笑,被人說成災星。

今日她去參加了個詩會,所有人都對她冷嘲熱諷的,暗指她是福星的事兒,是自己找人說的。

還說長安王府小災不斷,車伕趕個馬都能撞到人,廚娘上個街都能摔一跤,怕不是有福星,而是有災星,還讓她小心一點兒。

氣得她詩會還冇有結束,便借身體不適回了家。

秦如韻怔了一下,這怎麼還怪上她了呢!當初她出這個主意的時候,可是所有人都說好的。

如今出了變故,便全成了她的錯了?

前兩日人人都說她齊嫣郡主是福星,想要讓她做皇後的時候,她怎麼不說自己出的是餿主意?

長安王妃擰著眉睨了秦如韻一眼,也在心裡怪上了她。

當初她也覺得這主意不錯,與王爺商量了一番後,王爺也說可行,這才找了人做那些事兒,哪知道卻變成了這樣。

如今外頭的人都在傳說嫣兒是福星的高僧是她們自己找的人,還說他們長安王府為了讓嫣兒為後愚弄百姓,無恥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