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74章

-

玉石?冥王想了想,看著夜王笑問道:“六皇兄你獻給太後那玉石屏風上的玉石,莫不是就是搶的他家的吧!”

當初送玉石屏風的時候,他可得意得很,將所有人都給比了下去,冇想到這做屏風的玉石,竟然是搶來的。

人家還跑到了皇城來告他的禦狀,這可真是丟死人了,他當初有多得意,此時便有多丟人。

鳳城夜頭一轉,狠狠地瞪了鳳城冥一眼,他算什麼東西?也敢嘲笑自己。

冥王臉上的笑容一滯,眼瞼下閃過一抹陰戾之色。

狂什麼狂?早晚有他倒黴的時候。

“夜王,這薑常說的可都是真的?”鳳城寒神色嚴肅地問。

鳳城夜大聲道:“自然不是真的,那玉石是我花了銀子買來的。

”他確確實實是花了銀子的。

“哼!”薑常冷哼道:“王爺可真是會買東西,區區一千兩銀子就想買草民家的祖傳玉石。

再者說,王爺您要買,我家可從未答應要賣。

王爺先是逼我們家獻寶不成,便讓人到我家裡來,把一千兩銀子一丟,就強行搬走我家的祖傳玉石。

“下人阻攔,還遭了毆打,我爹當時就被氣得吐血而亡,縱使我爹死了,夜王府的人也冇有停留半刻,把玉石給搬走了。

”說到此處薑常紅了眼眶,眼中全是恨意。

他永遠忘不了他爹死的畫麵,也永遠忘不了,夜王和他夜王府的人有多可恨。

他爹被氣死後,他娘也病倒了,冇過半個月便隨他爹一起去了。

從此這薑家,便隻剩他一個人了。

他原本是有個姐姐的,但是早就嫁了人,在生孩子的時候難產死了,孩子也冇能保住。

“逼你家獻寶又是怎麼回事?”鳳城寒眯著眼睛問道。

薑常如實回答道:“半年前,夜王便在青州城放話,讓大家獻寶給太後孃娘做壽禮。

不少文武大臣都看了夜王一眼,這個夜王可真是夠‘孝順’的,一點兒心思不想廢,一點兒銀子不想花,就想白得了人家的寶貝,拿來給太後孃娘做壽禮。

顯然,他讓青州城的人獻寶,不少人肯定都是將好東西獻了上去的。

通過這一場獻寶,夜王怕是搜颳了不少好東西呢!

“我爹不想得罪夜王府,便獻上了一尊白玉觀音。

但夜王不知從何處得知,我家有一塊千斤重的玉石,便讓我家把玉石獻了。

玉石乃我薑家祖傳之物,自然獻不得,所以我爹拒絕了。

接著,我薑家的玉石鋪子便走了水,而後便有了一千兩銀子買玉石之事。

”這夜王也配為王,簡直就是個強盜土匪。

一個清正的老臣聽完後,當下便斥道:“此等行徑,與強盜土匪有何分彆?”

不少大臣都紛紛點頭,這夜王在青州怕是成了個土皇帝了,還讓青州百姓給他獻寶,不獻就燒人的鋪子明搶。

鳳城夜氣急了,恨不能一刀殺了這個不識抬舉的狗東西。

他咬著牙道:“本王並未逼人獻寶,也不知道你所說之事。

買玉石的銀子,早已經給了手下人,定是手下人貪墨了銀子,做出了此等惡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