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055章

-

被喂著喝了兩杯溫水,冷落月才感覺自己是真的活過來了,雖然每吞嚥一口,喉嚨都痛得厲害。

把第二杯喝了個乾淨,單手圈著她的肩膀,半托起她上身的鳳城寒,低聲詢問:“還要嗎?”

她閉著眼搖了搖頭,鳳城寒將她放下,讓她重新躺平,把茶杯放在了床邊的茶幾上。

采薇端著一盆水走進內殿,正好看見,皇上扶著娘娘躺下,忙驚喜地道:“娘娘醒了?”

鳳城寒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而是把冷落月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一點兒,冷妃人是醒了,但身體還是很虛弱,精神看著也很差。

采薇端著水走過去,把架子上的盆兒端了下來,把新的放了上去,站在床邊低著頭問:“娘娘,您可算醒了?好些了嗎?”

冷落月看了她一眼,閉著眼睛點了點頭。

“太好了,要是小皇子醒了,知道你醒了,肯定會很高興。”采薇嘰嘰喳喳地說著。

小皇子昨天晚上做夢,可都還在夢裡哭著喊孃親呢!

小貓兒?冷落月眨了眨眼,心想小貓兒看見自己昨日那個樣子,定然是嚇壞了吧。

對了,葉星,昨日葉星比她傷得可都還要重,也不知道人怎麼樣了?

她忍著喉嚨痛,小聲問:“葉星怎麼樣了?”

鳳城寒見她醒來最先問的竟然是彆的男人,冷峻的臉一垮,語氣冰冷無情,“死不了。”

她看不出來,是自己守了他一夜嗎?

第一句話不是問:“可是皇上守了臣妾一夜?”

反倒是問葉星怎麼樣了。

死不了,死不了就好,冷落月放心的點了點頭。

鳳城寒臭著一張冷峻的臉,讓采薇去讓人準備了些吃的來,冷妃一天一夜未曾進食,腹內必然饑餓。

膳房早就備上了供受傷生病之人吃的白粥,熬煮得十分軟爛,配上爽口的小菜和極有滋味的小鹹菜。

鳳城寒洗漱完,白粥小菜便來了,春雨和采薇都進了內殿伺候,倒也用不著他了。

春雨墊高枕頭把娘娘小心翼翼地扶起,讓她半臥在床上,生怕碰到她身上的傷。

采薇坐在床沿上,拿著勺子一點兒一點兒的喂冷落月喝粥。

雖然吞嚥依舊疼痛,但是溫暖的粥水流進空蕩蕩的胃裡,卻讓胃好受了不少。

外頭小貓兒醒了,正鬨著要父皇和孃親,鳳城寒便先出去了。

冷落月吃完粥,鳳城寒便抱著穿戴整齊的小貓兒進來了,一看到孃親,小貓兒就甜甜地喚:“孃親。”

冷落月蒼白的嘴角朝上揚,笑著衝小貓兒點了點頭,不曾想,卻讓小貓兒鼻子酸,心痛得哭了起來。

看見崽哭,冷落月也心痛不已,抬起還算健全的左手,衝小貓兒招了招手。

鳳城寒抱著小貓兒走過去,坐在床沿上,冷落月抬起左手,抹了抹小貓兒軟乎乎的笑臉上的淚水,“哭什麼?孃親不是好好的嗎?”

小貓兒癟著嘴吸了吸鼻子,聲音哽咽地問:“孃親好了嗎?不難秀了嗎?”

渾身上下都難受的冷落月,睜著眼睛搖頭說瞎話,“好了,不難受了,抱歉,讓貓貓為孃親擔心了。”

聽見這話,小貓兒的小嘴兒朝下癟得更厲害了,眼淚也掉得更凶,甚至還有些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