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038章

-

冷落月拿起就吃,穿越後的規律生活,已經讓她養成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就餓得發慌的身體習慣。

要是擱以前,她能一天隻吃一頓都冇有半點兒餓的感覺。

冷落月連著吃了好幾塊核桃酥,采薇讓她自己拿著,去給倒了一杯溫熱的茶水來。

係統冇有提示,冷落月也放心的喝了,溫熱的茶水下肚,無比的熨帖。

“娘娘,是不是老神仙又說什麼?”采薇壓低聲音問。

冷落月吃著核桃酥,看著采薇道:“一桌子早膳,全都下了毒,你敢信?”

她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采薇驚得瞪大了眼睛,難怪娘娘會換那麼多菜夾,卻又都冇有夾,那一桌子早膳竟然都有毒。

忽然冷落月的右眼抽搐著跳了兩下,“今天恐怕還有事,你跟春雨和承盛說讓她們也小心著些。”

“嗯嗯。”采薇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皇陵,天色陰沉,寒風陣陣,吹得白幡飛舞,也讓本來墳就多的皇陵,增添了幾分陰森之氣。

先皇的陵寢前,鳳城寒迎風而立,他身邊站著的是被鳳吹的隻皺眉的小貓兒。

小貓兒不喜歡這裡,想要快些祭拜完皇爺爺早些回去。

四位王爺並排站在二人身後,再後麵就是雲太傅他們這些朝廷重臣了。

內務府的大太監,站在陵寢右側,念著禮部準備的祭詞。

唸完後,便將寄詞投入了墓碑前放著的龍紋火盆之中,然後高聲喊著:“跪。”

所有人解掀袍跪地,站在一旁的王信,正欲上前教小皇子下跪,就見小皇子跪在玄色的軟墊上了,很顯然,小皇子並用不著他教。

“拜。”

眾人齊齊叩首,小貓兒慢了一些,學著父皇的樣子叩首。

跪在後頭的不少大臣見了,都紛紛點頭,小皇子跪得真好,那小腰板兒挺得喲。

“再拜。”

……

“三拜。”

……

“起”

三拜結束眾人緩緩起身,小路子端上儷嬪和白婕妤抄寫的佛經,鳳城寒一張一張地投入了火盆之中。

“怎麼還有紅色的佛經?”雲太傅故作驚訝地道。

幾位大臣揚起下巴看了一眼,其中一個小聲道:“莫不是哪位娘娘用硃砂抄寫的。”

其他大人都點了點頭,覺得應該是用硃砂抄寫的。

雲太傅白了那大臣一眼,皺著眉道:“我瞧著顏色有些淡,不像是用硃砂抄寫的。”

儷嬪用自己的鮮血為先皇名單抄寫了十本佛經,自該讓天下人知道。

鳳城寒也注意到了佛經的顏色有些不對,還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便用帶著詢問的眼神看向了王信。

後者躬身道:“儷嬪娘娘抄寫的佛經,都是用自己的血抄寫的。”

“她倒是有心了。”鳳城寒的語氣十分平淡。隻是不知道這份有心,圖的是名還是利,還是名利皆要。

聞言,所有人都看向了雲太傅,隻見他神色驚訝眼中還帶著心疼之色,似冇想到自己的女兒用鮮血為先皇抄寫了經書一般。

有大臣也說了兩句:“儷嬪娘娘可真是有孝心啊,用鮮血抄寫佛經,好些虔誠的大師和師太都做不到呢!”

“十本經書,也不知道耗了儷嬪娘娘多少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