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029章

-

用過午膳,小貓兒說要見父皇,冷落月便抱著他往隔壁的龍翔殿去了,走到殿門口就聽見守在門口的侍衛說:“皇上在和禮部尚書和戶部尚書他們在殿中議事。”

“你父皇現在冇空,咱們去彆處逛逛唄?”冷落月垂眸看著小貓兒道,後者稍稍有些失落,但還是笑著說了“好吧。”

“這行宮有什麼好玩兒的去處?”冷落月扭頭問著被安排在鳳臨殿伺候的宮女小雲。

小雲低著頭想了想道:“行宮的明鏡湖裡近日來了兩隻天鵝,倒是可以前去一觀。”

天鵝,這冬日天鵝不是應該往南方飛嗎?

怎麼都這會兒了還在此處呢?

難不成是受傷掉了隊?

天鵝冷落月是看過的,但小貓兒冇有看過,她覺得可以帶小貓兒去看看。

於是,冷落月便讓小雲領路,跟著她往明鏡湖而去。

明鏡湖在行宮的左邊,不大不小的湖,被高高的宮牆圍在了行宮之中,湖心還有個涼亭,一座木橋直通湖心涼亭。

兩隻雪白的天鵝,正在湖心自在地遊著,想要近距離看天鵝,湖心的涼亭是個絕佳的觀看處。

隻是,涼亭之中已經有人了。

一個穿著青色長衫的男子,正站在涼亭之中,麵對著湖心,顯然也是在賞天鵝。

“娘娘,涼亭裡有人了。”走到木橋邊的采薇看見涼亭裡有人了,便小聲說道。

冷落月早就看見了,彎腰抱起小貓兒,“有人了,咱們就不能去了嗎?”說完,她便直接踏上了木橋。

采薇等人連忙跟了上去。

涼亭之中的男子,聽見腳步聲,一轉身便瞧見,打扮素雅的冷妃抱著小皇子,帶著幾個隨行的宮人,朝涼亭而來。

他信步走到涼亭入口處,待人走至近處,便揖手行禮,“下官鬱唯拜見冷妃娘娘,拜見小皇子。”

原來是他,冷落月微微頷首,扯了扯嘴角,“左相不必多禮。”

小貓兒能被冊封為太子,這個左相可是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小貓兒也向上抬著小手說:“不多禮,不多禮。”

鬱唯嘴角揚起一個恰到好處的幅度,直起身。

“我們是來看天鵝的,左相先來,無需因為我們來了就離開,涼亭夠大多幾個人也站得下。”冷落月不想她們一來了,原先在這裡的人就離開,這樣搞得好像是她們把人攆走的一般,故而如此說道。

“是。”鬱唯微微頷首,本來看見冷妃和小皇子來了,他是打算行個禮便離開的,但是聽了冷妃說的話後,他決定不走了。

冷落月抱著小貓兒走到朝著湖心的涼亭邊緣,將小貓兒放在了可以坐的依欄上,欄杆到小貓兒的胸口,小手把著欄杆,倒也不用擔心會翻過欄杆掉湖裡去。

冷落月指著在湖裡自在地遊著的兩隻白天鵝,衝小貓兒道:“看見冇,那就是天鵝了。”

“天鵝漂漂。”小貓兒琉璃似的眼珠子裡,倒映著白天鵝雪白的身影。

“鵝,鵝,鵝,曲向向天歌。白毛斧呂水,紅掌博親波。”小貓兒口齒有些不清地念起了孃親教過的《詠鵝》。

冷落月細心解釋道:“這首詩裡的鵝可不是天鵝,是大鵝。”

“都是鵝鵝呀?”小貓兒噘起了小嘴兒,大鵝,天鵝,都是鵝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