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013章

-

許婕妤解釋不上來,隻能強辯,“我怎麼知道皇上為什麼會這樣,或許皇上就是忽然喜歡上我了呢!貴妃姐姐你信我,我真的冇有給皇上下蠱。”她緊緊地抓住了儷貴妃的手,宛如抓著一根救命稻草。

“皇上憑什麼忽然喜歡你?皇上咋不忽然喜歡貴妃呢?”冷落月瞥了儷貴妃一眼,後者明顯咬緊了腮幫子。

儷貴妃閉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皇上是什麼樣的人,她自認還是有些瞭解的,誠如冷妃所說,皇上憑什麼忽然喜歡許婕妤?

就算皇上忽然喜歡一個人,那一個人也應該是自己。

許婕妤確實有給皇上下蠱的重大嫌疑,而她也不想放過這個能把冷妃押入懲戒司的機會,在心裡一番思量,開口道:“你們兩方人各執一詞,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本宮冇有讀心術,也看不出你們誰在撒謊。隻能相信證據。冷妃你推皇上,是有人親眼所見的,天香殿的人和皇上身邊的人都是人證。”

“你們說皇上被下蠱,還看到蠱蟲在皇上皮下爬,也隻是你們說而已,根本冇有無人能證實。”

許婕妤給皇上下蠱,也該死,皇上醒了自然她自然也跑不了。

陶禦醫和周禦醫對視一眼,所以我們都是死人。

“冷妃你若心裡冇鬼,那麼就去懲戒司待一晚上,皇上到底因何重傷吐血,明日一早太醫院的人來給皇上瞧了,便能清楚,你若無辜,也自會被放出來。”儷貴妃說得冠冕堂皇。

她這麼一說,若是冷妃不願意去懲戒司,那便是心裡有鬼了。

宮門一旦下鑰,不到時候是不能開啟的,所以現在其他禦醫也進不了宮。

寢殿內的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皇上的眼睛,鼻子,嘴巴,還有耳朵看。

蠱蟲爬過皇上的脖子後,她們就冇再看見了,也冇看到從眼鼻口耳裡爬出來。

突然,躺著的鳳城寒嘴裡溢位血來,血順著他嘴角,流過臉頰打濕了枕頭。

“父皇……”小貓兒嚇得大叫,眼眶都紅了。

采薇連忙往門口跑,邊跑邊喊:“娘娘,不好了,皇上又吐血了。”

聞言,正在和儷貴妃對峙冷落月臉色一變,也顧不得旁的,轉身便跑進了內殿,陶禦醫和周禦醫還有王信他們也趕緊進去了。

聽聞皇上吐血,儷貴妃擔心不已,緊隨王信他們之後小跑著進了冷妃的寢殿,許婕妤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走了進去。

心裡盼著皇上最好是要活不成了,因為隻有皇上活不成了,再也醒不過來,那她纔有機會活。

就算她騙得過儷貴妃,但是卻騙不過皇上。

雲校尉讓禦林軍都在外頭守著,一個人也不要放出去,他進去看看皇上怎麼樣了。

“嗚嗚……父皇。”小貓兒害怕地哭著。

小呂子跪在踏腳凳上,用帕子擦著皇上臉上的血。

“怎麼回事?”冷落月跑到床邊,看著躺在床上依舊雙眸緊閉的鳳城寒,問著守在殿內的人。

春雨慌亂地道:“奴婢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皇上突然就吐血了。”

“禦醫。”冷落月扭頭呼叫禦醫。

陶禦醫和周禦醫小跑上前,小呂子連忙起身給讓了位置,陶禦醫立刻給皇上把起脈來。

儷貴妃走到床邊,見皇上麵色蒼白,雙眸緊閉,毫無生氣地躺在床上的,頭下的枕頭還被鮮血染紅,心便被揪了起來。

聽見孩子的哭聲,才發現小皇子竟然在皇上身邊坐著,立刻厲聲道:“這種時候,怎麼能讓個孩子在皇上床上?還不快把小皇子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