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奈何皇上獨寵我 >   第10章

-

徐太嬪和劉美人從小都是被嬌養著長大的,就算是進了冷宮,也從未想過,有一日會自己做活兒來賺銀子。

雖然在這冷宮裡,她們都是在等死,人生也冇啥盼頭了,但是她們還是想在活著的時候能吃得好點兒,死的時候也能做個飽死鬼,體體麵麵的走。

所以她們同意了冷落月的提議。

冷落月看著她們道:“那你們兩日後再來,這兩日我們先準備一下東西。

不過,兩位兩日後來的時候,我希望兩位能將自己收拾得乾淨些。

雖然咱們身處冷宮,但是這日子還得往下過,也是要將自己收拾得乾乾淨淨體體麵麵的。

徐太嬪和劉美人老臉一紅,點著頭離開了。

出了冷落月住的院子,徐太嬪和劉美人回到了她們住的屋子,看著自己臟亂的屋子,又想起了冷落月的屋子。

她的屋子雖然破舊,但是卻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那瞧著纔像是人住的地方,人住在裡頭也舒服。

再看看她們住的屋子,就跟豬窩一般。

她們當真是豬食吃久了,也不把自己當個體體麵麵的人了。

兩人一合計,決定把自己住的屋子收拾一下,收拾完屋子,也將自己收拾了一下,難得的燒水洗了個澡,將自己從頭到腳洗刷得乾乾淨淨的,頭髮梳得工工整整的。

晚上睡覺的時候睡在乾淨的床上,整個人都覺得輕鬆又舒服。

月入中天,冷落月迷迷糊糊的在床上睡著,忽然她腦子裡又響起了萌萌機械冰冷的聲音:“文明,友善,和諧,積極,陽光,向上。

冷宮支線任務開啟,完成進度百分之二,積分加一百。

冷落月一個激靈,睜開了眼睛,整個人頓時清醒了。

什麼支線任務?

萌萌:“改變冷宮從我做起,請宿主在半年內將冷宮打造成一個文明和諧,陽光向上的深宮桃園,每完成百分之一的進度,積分加五十。

完成任務後,可選取神秘大禮。

瓦特?讓她把冷宮打造成深宮桃園?冷落月懵了。

這個任務的進度能完成百分之二,應該是她要帶徐太嬪和劉美人一起賺錢的緣故,稍微改變她們一下,讓她們向上了。

但是,要改變這冷宮的所有人,讓這冷宮變成文明和諧的深宮桃園,這不是玩兒她嗎?

冷落月:“可以不做嗎?”

萌萌:“不可以的喲!任務一旦開啟就必須完成,若是放棄任務,或者不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宿主將會受到懲罰。

冷落月:“什麼懲罰?”

萌萌:“雷擊。

冷落月:“……”

“你們是人嗎?”

萌萌:“我們不是人。

對,它們確實不是人,隻是莫得感情的係統而已。

萌萌:“每完成百分之一的進度,宿主就能獲得五十積分,完成任務後還可以選取神秘大禮,實現積分自由,萌萌真心建議宿主,還是認真做一下這個支線任務。

冷落月不高興的皺起了眉,“什麼神秘大禮?”

萌萌:“這個萌萌暫時還不能透露,反正是於宿主而言,很大很神秘的大禮。

“你說了等於冇說,”冷落月滿臉黑線的吐糟。

“啊啊……”小貓兒的叫聲響了起來。

冷落月扭頭一看,見睡著的小貓兒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正瞪著一雙亮晶晶的鳳眼看著她,見她扭頭看他了,還咧著嘴衝她笑。

因為小貓兒夜裡會醒好幾次,為了方便給他把尿餵奶,所以冷落月屋裡的油燈整晚都是燃著的。

冷落月也冇有喊采薇,把小貓兒抱起來給他把了尿。

用盆兒裡的水洗了手,又用保溫杯裡的水給小貓兒衝了奶粉。

這保溫杯是冷落月在貓超分期付款買的,貴得離譜,要兩百個積分一個。

但是為了方便給小貓兒衝奶粉,再貴也得買。

冷落月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扶著奶瓶,看著小貓兒大口大口的喝著。

來了半個月,她竟然已經習慣當一個娘了。

不過這孩子也挺省心的,不怎麼哭鬨,也就是尿了和拉了臭臭後會哼哼唧唧的哭兩聲。

給他換了尿布,洗了屁屁,抱起來拍一拍他就不哭了。

不過這孩子有一個毛病,那就是要跟冷落月睡。

前幾天采薇想帶著他睡,方便她給他把尿餵奶,省得她再跑過來。

但是采薇剛將他抱到她房裡放在床上,他就開始哭了。

怎麼哄都不行,冇辦法采薇隻得抱了回來,一挨著冷落月他就不哭了。

冷落月一邊喂著奶,一邊想著這個冷宮支線任務。

任務還是要做的,因為她不想被雷劈。

想要把冷宮打造成文明和諧的深宮桃園,是非常難的,憑藉她的一己之力也是做不到的。

而且,想要冷宮變桃園,那也得需要資金,要這些冷宮的廢妃們聽她的。

主要還是要讓她們聽她的,不然她一個人瞎折騰也冇用。

她還冇想好要怎麼弄,小貓兒就把奶喝完了,冷落月抱著他給他拍了個奶嗝,然後便哼著搖籃曲哄他睡覺。

在孃親懷裡,吃飽喝足的小貓兒很快便睡著了,冷落月將他放在了床的內側,給他蓋了被子,打著哈欠躺下了。

翌日。

采薇手頭隻有一兩銀子,冷落月讓她把銀子給了張侍衛,讓張侍衛幫忙買五斤棉花,一匹白色的棉布,五斤羊毛,針線,還特地讓他買幾根粗針,菜也要買些。

那張侍衛,說她要帶的東西太多了得加錢,要加了一百文,采薇也答應了。

第二天,東西帶進宮了。

棉花一斤是十文錢,棉布一匹是三百文。

羊毛是張侍衛去屠宰場買的,因為又臟又有一股膻味兒,都冇人要,賣家隻要了二十文,就把所有的羊毛都給他了,足足有一麻袋。

買針線花了八十文,買菜花了五十文。

統共花了五百文,還剩了五百文,張侍衛拿了三百文的辛苦費。

張侍衛把剩下的兩百文給了采薇,邊給還邊道:“我把這麼多東西帶進宮,可花了不少功夫呢!”

若不是在宮門口盤查的禁衛是他鄰居,這麼多東西,他可帶不進來。

不過,他靠著幫她們買東西買動東西,也賺了些銀子。

要是她們再讓他帶得勤點兒,都能趕上他的俸銀了。

采薇接過剩下的銅錢,笑著衝張侍衛道謝。

大門處的視窗太小,羊毛和棉花從視窗拿不進來,張侍衛便直接從牆外扔了進了冷宮。

采薇把東西拖了回去,將那袋羊毛嫌棄地放在了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