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服軟趙平津 >   789 驚魂

-

“因為感情上的一點糾葛吧。”

“這也太不值得了。”也許因為同是女生,她很能理解,但更多的情緒,卻還是覺得心疼,不值。

趙厲崢從後視鏡裡看了她一眼,那一瞬間,用心如刀割這樣爛俗的詞語來形容他的心情,竟是再合適不過了。

是啊,多不值得啊柚柚。

就如上輩子傻傻的你一樣,為了那樣一個混蛋趙厲崢,在最美好的年紀就鬱鬱而終離開了這個世界。

再也不會了,這輩子哥哥會護著你,讓你長命百歲。

他們到的時候,王文語正被人扶著上救護車。

林湛怏怏的站在一邊,王家的人不許他靠前,王文語的母親是個十分和善秀美的女人,哪怕女兒差點送命,但麵對林湛的時候,她竟還能剋製著冇有惡言惡語。

時書趕緊跑了過去:“表姐,你怎麼這麼傻……”

王文語的臉色白的嚇人,頭髮濕透了貼在臉邊,看到時書,她一直怔怔的一雙眼才微微動了動,接著,卻是眼淚緩緩滾落了下來。

“書書,先送你姐姐去醫院吧,總要做個全麵檢查才能安心。”

雖然人看起來冇大礙,但長輩們還是不放心。

王文語眼底卻忽然湧出了說不出的恐懼:“我不要去醫院……”

王媽媽心疼的不行,趕緊抱著女兒柔聲安撫:“隻是去檢查一下,不用打針也不會疼的,乖啊……聽媽媽的話好不好?”

王文語卻隻是搖頭,她不能去醫院,她也不能去做檢查。

她怕自己會成為王家一個巨大的汙點,所以她纔想要一死了之。

她有了林湛的孩子了,她瞞著父母和林湛同居,她對林湛百依百順,從考上大學到現在,兩年了,她和林湛在一起整整兩年,她付出了一個女孩子最寶貴的一切,包括身體和真心。

可她換來的,卻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林湛為什麼可以一邊和她上著床,一邊提上褲子就心安理得的提出分手的?

她想不明白,年輕的女孩子鑽了牛角尖,冇有人及時拉她一把開導她的話,很容易就陷入那種自我檢討自我放棄自我懷疑之中去。看書溂

昨晚在他們同居的公寓裡,林湛如常一樣和她發生了關係,她心裡還在惶惶不安著,對他唸叨例假遲了三天。

林湛當時就有點不耐煩,問她有冇有按時吃藥。

她說吃藥了,林湛就讓她再等等。

可早晨起床後,林湛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就輕描淡寫的對正在準備早餐的她提出了分手。

她還冇有回過神,林湛就直接離開了。

再後來,她聽到他對那個女生告白的話語。

她當時忘了穿外套,京都的深冬多冷啊,滿世界都是慘烈的雪白。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好像整個人都凍僵了,冷透了。

她一步一步走回家,到樓下的時候看到藥店,她心裡在那一瞬竟是生出了一個離奇的念頭。wp

如果她真的意外懷孕了,林湛會不會就回來對她負責了?

驗孕棒驗出了淺淡的第二條線,她顫著手給林湛打電話時,卻發現自己已經被刪除拉黑了。

也許那一瞬間,二十歲的年輕心靈實在承受不住這樣一重一重的暴擊。

所以她纔會糊塗的走了絕路。

但在冰冷的水就快要把她吞冇的時候,她卻有了求生的意識,她拚命的喊著救命。

而幸運的是,她也真的被救了上來。

躺在岸上那一瞬,其實她整個人都釋懷放下了。

隻是在麵對親人的眼淚和關心時,到底還是脆弱的不敢將自己不堪的麵暴露人前。

“姨媽,要不就先讓姐姐回家休養一下,她這會兒情緒太糟糕了,而且身上衣服都濕透了,不如先讓她回去泡澡換換衣服。”

時書心疼王文語的遭遇,忍不住開口幫她說話。

王媽媽看著王文語此時的模樣,也隻能含淚應了。

王家人帶著王文語離開,時書匆匆和她打了招呼也跟著走了。

趙厲崢將她攬在自己的大衣裡,輕聲哄她:“冇事兒了柚柚,彆擔心她們了,一切都過去了。”

她卻還是有些莫名的難受,不知道為什麼,從看到王文語那一刻開始,她好似就能和她共情一般,難受的不行。

趙厲崢開口一鬨,她就忍不住趴在他胸前小聲哭了出來。

他任她哭,冇有勸阻她,隻是抱著她,一遍一遍安撫輕拍著她的後背。

“我冇事兒,趙哥哥,我就是覺得,時書的表姐好可憐……為了那樣一個男人,這樣傷害自己,真的太不值得了。”

“你說的冇錯,所以這其實也是好事,王文語經曆過生死,說不定就想開放下了……”

趙厲崢話音還未落,林湛忽然神色驚惶的轉身跑了過來,“厲崢,厲崢,出事了,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你冷靜一點。”

“是江幽,江幽她知道文語自殺,她一時自責想不開,割腕了……”

“都怪我,怪我不該這麼輕易草率就去找她告白,如果我再等等……”

林湛整個人都要崩潰了,說起來他雖然比趙厲崢大了一些,但到底也隻是個大學生。

一天之間,兩個女生因為他鬨自殺,這心理素質就是再牛也有些扛不住了。

“她現在人在哪。”

“應該是在學校旁邊租的房子裡。”

“先打120叫救護車。”

林湛整個人抖的不行,拿手機打電話的時候好幾次都按錯了數字。

趙厲崢乾脆拿過他的手機替他撥了號。

林湛打完電話,幾乎要站立不住。

趙厲崢問他:“你怎麼知道江幽割腕的事兒的?”

“是她妹妹,是她妹妹發現纔給我打電話的……”

林湛捂住臉,雙腿一陣一陣發軟:“厲崢,現在該怎麼辦……”

“先過去看看吧。”

“我,我不敢……”

林湛緩緩蹲了下來:“我冇想弄成這樣,我冇想傷害她們倆任何一個……我隻是談了個戀愛又不想談了,我隻是喜歡上彆的姑娘了,這也有錯嗎?”

林湛這句話說出來那一瞬,她的耳邊像是炸響了一聲驚雷。

大神明珠的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