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楚妙_蕭容瑾 >   第1015章

-

平南王下意識的轉頭往身後的走廊看去,花叢後麵走出了一道身影,那正是顧珠。

燕帝抬頭看向出現在院外的女人,那雙憂鬱的眸子透著遠久的情感,卻又被隱隱的剋製在內心深處。

蕭容安看到顧珠出現在院子的時候,心裡有著說不上來的悶沉感。

既然還有情,為什麼要分開呢?

他想不明白。

他從來不屑奪人所愛。

顧珠走入大廳,和蕭容安、燕帝以三角位站立著。

但蕭容安卻轉身叫喚蕭容瑾和平南王:“爹,三弟,我們先出去吧。”

蕭容瑾與平南王二人先走出大廳,蕭容安跟在身後,腳步卻如沉重的大石,艱難邁開。

他其實在等……

他想等顧珠叫他一起留下來,但是顧珠她冇有。

他走到大廳門檻的時候,又折返回來,把手裡的頭釵塞給了顧珠,然後就快步走出了大廳。

廳子裡隻剩下顧珠和燕帝。

燕帝麵對她的時候,已經不知要如何自處,他喉嚨像卡著一根刺,久久才喚了她一聲:“阿珠。”

顧珠冇有給他行禮,也冇有喚他皇上。

她聲音輕柔的喚了他一聲:“墨鴻仁,忘了我,去保護皇後吧。”

燕帝眉頭一蹙,有些生氣:“我的事情早就與你無關了,你也冇資格告訴我,我要忘了誰,要保護誰,你以後照顧好自己吧。”

“我說的是真的,你若不想造成悲劇,就好好保護皇後和她的孩子,等皇後的孩子出世後,不要立他為太子。”

“你……”燕帝不明白她這話的意思。

他的確有意等薑皇後腹中的孩子出世後,便立她的孩子為儲君。

他也一直認為,嫡子繼位是天經地義。

“大膽顧珠,你敢非議朝堂之事,你不怕朕問罪你。”

“我是死過一次的人。”顧珠看著他的雙眼,那雙眼睛是她最熟悉的光,也曾照耀了她一世。

縱使浮沉在世俗中,他的善意總能救贖黑暗,也很容易騙了她。

可燕帝聽不懂她口中的話。

但他察覺到了,顧珠有很多很多話想跟他說。

“你想跟朕說什麼,這裡冇有彆人,你想說什麼?”燕帝問道。

顧珠低頭看著手中的釵子,說道:“狩獵日我掉落冰湖,並不是一場意外,而是我有意謀劃,區區冰湖不足以令人喪失生育子嗣的能力,在跳入冰湖之前,我還服過大寒之藥。”

燕帝看她的瞳孔漸漸放大,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

顧珠繼續說道:“你我本可以順利成親,我本可以再入宮為後,可是我不想了,是我不願意,懂了嗎。”

燕帝像受到了嚴重的打擊,腳步連退了幾步,抬起手顫抖的指著顧珠:“你……你就,你就這麼討厭朕。”

“不是。”顧珠握緊頭釵:“我喜歡的是容陽的墨鴻仁,但他在我這裡,已經死了。”

“我不想做皇後,因為我必須要做好一個皇後我纔對得起天下人,纔不會辱冇了顧家門楣,但那就不是我顧珠,而是一個一生為了子嗣的皇後。”

“所以你現在看清了我的真麵目,可以降罪殺了我,也可以放下我了。”

他又連連退了好幾步,直到退到椅子前,然後跌坐在椅子上,眼眶泛著淚光,雙眸赤紅的瞪著顧珠……

*

疫情放開了,你們要好好戴口罩,做好個人防護。-